(下面是去年年底寫出的一篇雜文,放在社交網絡的個人頁面上,當時引發了一些情緒反應,令我首次意識到在這種場合與老朋友交流並非總是溫情脈脈,反而會讓多年來埋藏著的思想和感情分歧、對立暴露出來。我珍惜和故友們的友誼,然而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有自己所不得不說出來的話,這是作爲自由的人的應有之義。而統獨問題近來在香港社會爆發熱議以至行動,其勢猶如山洪;我憂心之餘,也同時確認,追求妥協總有其限度,該堅持的還是要堅持。將文章放到公共空間,不期望說服人,只期望聲援同識者。)

 

香港媒體人江關生在《明報》發表一篇評論文章,就香港的佔領中環活躍份子訪台與施明德等同台演出事件,批駁“港獨、台獨合流論”,很多人喝彩叫好,包括來自我的好些朋友們。有關批駁部份其實衹是文章前三段。之後的長長主要部分,東拉西扯中有這麽一句:“香港人一向聞‘獨’色變。但是有沒有想過,為甚麼這麼多台灣人不惜拋頭顱、灑熱血,去爭取台灣獨立呢?有沒有嘗試去了解一下台灣的歷史呢?”

對此,我覺得應該反問他以及爲他喝彩的人們:“香港人(更不用說台灣人)現在是聞‘統’發狠。但是有沒有想過,爲甚麽百多年來這麽多中國人不惜抛頭顱、灑熱血,去保衛國家統一完整呢?有沒有嘗試去了解一下在新舊資本主義體系(從英帝體系到美帝體系)的壓迫下的中國現代歷史呢?”

江關生指斥執念統獨是魔障,那麼,假作統獨並不存在豈不更是魔障?

再看看他們究竟擺出了甚麽道理。施明德說:“根據台灣人民的共識,以及國際法、國際外交史、現代史及台灣與台灣海峽兩岸半世紀以來的實况,中華民國一直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這還能說不是台獨論嗎?至於所謂國際法、國際外交史,不就是美國自把自爲的“對台關係法”嗎?不就是美國在朝鮮戰爭爆發的第二天就派遣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直至今天還以美日軍事同盟覆蓋台灣的“外交史”嗎?不就是美國背信棄義,以“舊金山條約”踐踏“波茨坦宣言”並在這個過程中塞入“台灣地位未定論”的私貨嗎?而須知“波茨坦宣言”是中國人民在死地絕境中、在英帝體系的叛賣中頑戰不歇,浴血犧牲十多年爭取得來的——敢置二千多萬中國人民的生命與鮮血於不顧的人和言論還有什麽正義可言?

施明德又說:“香港回歸是從英國殖民地的子民,變成中國殖民地的子民,希望香港可結束一直被殖民的地位和命運。”

那麽,這還能說不是鼓勵港獨,不是期望將香港引導到像台灣那樣、在美帝體系的卵翼下要從中國分裂出來的方向嗎?

有位朋友不同意我上面的言論,指斥這是“中共的文宣”,無需拿出來說事。對此,我衹能回應說:是文宣,可以說是體現了中共的人民性一面的文宣,它本身(確切說是其內部主流傾向)將之遺忘或掩埋了很多年,以爲這樣就可以得到美帝體系的接納,結果多番碰壁終於被逼到了牆角,而中國人民爲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歸根究底還是這句話:我堅信,無論新舊殖民主義意識形態如何蒙蔽扭曲,歷史就在那裏,正義在中國人民一邊。

 

(江關生文章:http://life.mingpao.com/cfm/share3.cfm?File=20131028/gne23/002.tx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