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發起人終於宣布開始了。其實,自9月22日那天罷課開始,佔中就已經開始了。自昨天開始的衝擊與騷動,到今天的宣布罷工罷市,只是佔中的必然發展,顔色革命。

之前我寫過一些評論,討論有關香港民主運動的方向,希望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跟人們對話,那些自稱(真的)認同民主同時還(真的)持有民族感情的人們,希望能夠讓我說服他們、或讓他們說服我也好,終究是要站在民主回歸的立場上。自始至終,我只想帶給他們一個信息,即,“民主與回歸不可分,必須爭取兩者一倂落實;不管情況如何,不管既有局面誰對誰錯,都要愚公移山式地爭取下去,這是促成香港民衆與內地民衆良性互動、共同建設民主中國的基礎。與此對立者勢必變成炮灰,鼓動與此對立者勢必變成帶路黨”。

然而這是問道於盲了。自9月22日那天之後,我就緘默了,等待著。

等待甚麽?9月22日在中大的罷課集會揚言“抗殖”,之前的學聯罷課宣言,以及致香港人書,都明確指出“抗殖”就是否定中國對香港的主權。近一星期過去了,紛紛走出來支持罷課的一衆學者、精英、文人對此視若無睹,只是推動學生(包括未成年學生!)一條路走下去。我也就知道,對話已經走到盡頭,我所面對的已經是一個“帶路黨-炮灰”構造。

那麽他們的合理性何在?只能再拿出先前的話:“背離民主和回歸一倂落實的原則,就不可能有合理性。只要回歸不要民主者,那是助纣爲虐A版;只要民主不要回歸者,那是助纣爲虐B版。難道大家只願意兩者選一?” 現實是他們只願意選擇助纣爲虐B版。

那麽他們的現實性何在?也不要說甚麽“愛與和平”,不要輕賤“良心”和“公義”這等字眼,那是狡辯欺騙和卸責。顔色革命就是顔色革命,奪取政權的運動自有其內在邏輯或動力,推動局勢走向悲劇。那必將是創傷,香港和整體中國的創傷。

借引兩位朋友的評論,解釋顔色革命的內在邏輯和動力,解釋香港的運動爲什麽很有可能走向悲劇(見下圖)。

****

道理再說一遍:以民衆的福祉爲依歸,無論從現實性還是從合理性說,民主回歸是香港的唯一的出路。

1.“如果回歸必不可免,那麽,對香港整體而言,民主回歸就是最好的安排,爭取民主回歸就是必須的。而回歸之所以必不可免,是20世紀中國-世界歷史演化的結果,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擋香港回歸,可以改變中國的單一制國體。所以,反對/反悔民主回歸者,最終只能寄望於‘中國崩潰’。但是這種寄望並不現實,更不合理。”

2.“回歸,就是與整體中國人民同甘苦共命運,共同面對歷史資本主義。在歷史資本主義的包圍中,民族解放運動必然具有社會主義性質,而弱勢的被壓迫民族的革命,必然帶有種種政治上和社會上的落後性;只是,捨除這種革命、只是任由世界體系宰制,其結果最有可能是遠爲悲慘。”

3.“作爲群體的香港人,必須也無法不與整體中國人民承擔歷史共同命運的榮譽與痛苦。要不就是以反革命(所謂顔色革命)打斷這種聯系,要不就是在接受這種聯系的基礎上,以革命或改良去力爭改進這種共同命運。而無論是革命還是反革命,最終落到炮灰、帶路黨境地,是最有可能的前景。”

4.“無論是訴諸八十年代的方向性承諾(趙紫陽的複信),還是訴諸共同接受的‘民主回歸’原則,民主與回歸是需要一倂並落實的,現在的情況卻是兩者都沒有落實,所以也就不能說‘背棄承諾’。”

5.“落實回歸至少得包括國家安全立法、國民教育、以及所有的公權力實施者必須‘愛國愛港’;落實民主,除了最大限度的民主自治外,至少還得包括普選在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的香港代表。”(“愛國愛港”,就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根本宗旨”)

反/悔/恨“民主回歸”者,或揚言“沒有民主,就不容回歸”的,既無視中國現實,又昧於世界大勢,還奢談“民族感情”甚麽的更是笑話。現在的“香港命運自決”運動/抗爭,抗拒落實回歸,客觀上(且不說主觀上)就或是加劇香港民衆與內地民衆的對立、或是推動“中國崩潰”、或是兩者兼有,正與“普世價值政治”也即“重返亞洲”相配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