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右行,請大家靠右行!」今天來到「占領旺角」現場,維持秩序的糾察如此呼籲在場人士。

我想,「靠右」的確是從占中到占鐘,再由占尖到占旺的主旋律。

響徹彌敦道上的言論,可以歸納為三點:1)反共、反中;2)以香港人愛法治、愛秩序、愛整潔為榮;3)跟在英美等西方國家背後,充分表現奴才心態。

以上三點,以一名「九十後」集會者的言論為表表者。一開腔,他就語帶自豪地引述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說香港這場占領相信是有史以來最講秩序、最整潔的運動。 然後,他又引述報道,指英國將會檢討,日後是否再賣催淚彈給香港。「英國掉下香港十幾年之後,終於再次理會我們。」我屏著呼吸,留意在場有沒有噓聲--當然沒有。

現場只有掌聲。

「上一代經常說,我們沒有經歷過英國殖民地統治,哪裡知道當時的日子如何,我想告訴他們⋯⋯」作為他 的「上一代」,我沒有辦法再聽下去。擠在人群當中,我緩緩朝油麻地方向步行,一步一沉重。沿途一個警察也沒有碰上,自然也沒有催淚彈。「群眾」此刻取得勝 利了。不過,這位「九十後」的發言,和在場的群眾掌聲,令我鬱悶得幾乎掉下眼淚來。我想起一篇對這場占領運動同樣也是萬般懷疑的博文,在結尾寫道:「⋯⋯但世界是他們的,歸根結柢是他們的。如果這是年輕人想要的,請祝福世界。」

我深有同感。

IMG_9037

香港人的拜物與潔癖,在這場占領運動中,表露無遺。物質與思想不可分,港人的戀物與潔癖,直接導致他們在空間與意識形態上排斥異己。在集會現場掃除一切不整潔的污物,處處講求秩序、整齊,近日發展到連集會人士的衣着顏色也有「大會指定」。行為上的潔癖,翻譯到意識層面,就是無視甚至敵視不合群、不合己的文化與言論。數萬人在公共空間上以整潔、紀律先行,是很令人憂心的跡象。很多人刻下都很擔心在各區「開花」的占領行動,將如何收場。無論如何,可以預見的是, 這場占領運動在糾察「靠右行」的呼聲、對「執垃圾」(而非不製造或減少製造膠樽等垃圾)的堅持,將牽着香港向右轉。

IMG_9036

在旺角道與彌敦道上的行人天橋,外傭仍然趁着這天國慶假期,𥱊地而坐,與同鄉相聚。上引同一篇博文引述道:「菲律賓的婦女要離開家園,千山萬水到第一世界國家當外傭,正正就是美國主導的民主化及經濟自由化的結果。」另一個對香港輸出大量女傭的國家印尼,同樣是經歷了民主化及經濟自由化的國家。與菲律賓一 樣,印尼的總統都是經民主選舉產生。

不過,對在旺角道上就爭取香港要有「無篩選」、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侃侃而談的集會人士來說,天橋上的外傭為何要離鄉別井,來到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做廉價勞工,似乎並非他們想要關心的問題。不過,這是不由得我們不去想的問題。

占中以香港普選達「國際標準」為核心訴求,效果是催使香港的政治經濟制度全面與西方自由經濟體系「接軌」,令國際金融資本可在香港取得更大的利益。包括 Saskia Sassen 等研究全球化的學者早已指出,貧富懸殊是全球化的必然結果,各地的「全球城市」貧富差距愈拉愈遠,並非偶然。當旺角道上的集會人士,高呼香港要有「真普選」的時候,明明天橋上的外傭已用她們的身體,訴說着「真普選」的偽善、預示着香港中下層生活和未來不會因為有「真普選」而改善,但集會現場的整潔和反共的一言堂,對被放置在邊緣的外傭失焦以至無視。

IMG_9042

彌敦道兩旁成行成市的珠寶金行,為大陸自由行而設,原本可以趁國慶「黃金周」賺一大筆,現在卻因占領行動,門可羅雀。同樣因大陸自由行遊客而開個成行成市的外國名牌店,聚滿廣東道。

今天,廣東道也受占領了。

香港人的反共反中愈演愈烈,也是因為自由行。

由旺角彌敦道到尖沙咀廣東道,由珠寶金行到高級名牌旗艦店,我忽然有所啟示:香港人不喜歡、甚感受到威脅的,全部都是有能力緊緊追上「國際標準」的內地同胞。

BBC一個微不足道的報道就足以讓「九十後」和香港媒體飄飄然,廣東道集會上發言者舉咪以流利英語向外國遊客與傳媒解釋占領行動;卻無視近在眼前的深皮膚外傭、不忿買LV的國內中產階級。說到底,這是哪一門的「國際標準」呢?若不是洗了腦,就是沒有經大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