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351

在家坐不住,昨天下午同海菌第二次去旺角,由五點逗留到八點幾,其中見到這一幕:

在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人來人往之中,出現一個中年阿叔,逐張逐張撕下電燈柱和上海商業銀行外面貼著的單張海報,揉成一團後,交給他身邊的一個中年阿姨。從我們站立的位置望去,阿叔臉容端正,有勞動人民的樸實;阿姨背向我們,看不清她的臉。當阿叔撕到第八或第九張單張,有人向坐在馬路中間的人喊叫示意,占領者騷動起來,有人大喊:「打七佢!」有人大喊:「告佢刑毀!」示威者開始向阿叔的 方向湧過去,十來個警察比占領者搶先一步,一個警察用手搭在阿叔肩頭,陪他(推他?)快步離開,其餘警察跟在他倆後面,隔開了占領者。看著他們轉過街角, 我替阿叔鬆了一口氣。

這時身旁三呎外有另一小群警察,其中一個警員同一個公仔人講著,我只聽到警員叫公仔人 「去同佢地講」。過了半分鐘,我倆行到剛才阿叔撕海報之處,那個公仔人在欄桿前同一個公仔感的乾瘦女人在說話,乾瘦女人半向公仔人、半向途人大聲說:「警察又放人,唔可以咁樣!警察唔執法,我地就代警察做!……」

再過半分鐘,人潮中,身邊傳來一把男聲:「撕吓紙啫……」海菌循聲望過去,是一個阿叔在自言自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