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裡接收著那些鋪天蓋地但卻只有兩個向度的訊息,實在令人鬱悶。

運動開始了十多天後,我和米共進行第二輪「巡占中」運動 ( 路遠迢迢,又巴士又地鐵又行路,怎不是場運動 ),我在第一輪巡視時沉底的疑惑,逐漸浮現出來。

負責清理牆上單張的工人有何感想?

日子久了,膠紙受熱,把紙張撕走後,黏膠仍留在壁上,不是刮刮刮就能把它弄走……

當然可以用火酒、白電油、潤滑油諸如此類的揮發性化學劑幫手,抹抹,刮刮,抹抹抹,刮刮刮,捽捽捽,鏟鏟鏟……

工人如此鏟膠可獲多少工資?

他們可以按自己的節奏不異化地完成工作嗎?

捽捽鏟鏟到手指手臂累了,但還有其他工作接踵而來……

占領不占領,這些工作總要有人去做吧,就如洗厠所、掃街、倒垃圾……工人一停手,香港立即就變臭港

那為何鏟膠紙、洗厠所、掃街、倒垃圾的工資不是$100/小時起?

為何一定是工人去做這些工作?

占領過後,認同這運動的議員、教授、學者、老師、醫生、律師、學生,會出來齊齊鏟膠漬嗎?

或起碼同工人一起執手尾?

又,膠紙漬 (甚至這些單張) 一定要清走嗎?任由它留在壁上日曬雨淋,黏塵結污,可以嗎?

在這個誓爭民主自由的大都會,大家可以視牆上膠紙污漬是歷史的一部份嗎?(真)

前幾天米共寄來報導一篇,入面提到,有被占領者阻止工作的女工表示,由於示威者霸佔路面並亂塗亂畫,導致她的工作量增加但卻無法工作:「貼在電話亭上的宣傳單時間越久越難清除,我年紀大了,手痛腰痛,哪還有力氣清洗。」

昨晚從收音機聽著學聯與政府官員對話,期間,不知是哪把來自學聯的男聲說:「三十元最低工資令工人覺得有尊嚴……」他真真真的這麼認為???

每小時 $30 工資,一天 10 小時或以上的體力勞動,每週 45 小時或以上,會令工人自覺有尊嚴嗎?那他為什麼不趕快離開談判桌,走上街去掃狗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