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標語出現在十月中的金鐘占領區,把暗藏暴力的邏輯思維顯露得非常透徹:在中國政權之下,占領者是意見不同的一方,若按占領者的說法推論,要移玉步的不就應該是他們自己嗎?去別個國家占領,要求香港有「真」普選。(爆)

占領運動不斷要人發聲,卻又不讓人爭論,即是要別人講自己想聽的說話,或只想別人跟自己喊口號,一點也不民主。前陣子一位透過米共而認識的朋友寄來對<左膠右膠,誰個來鏟膠?> 的回應,這位「黃絲帶」朋友是米共的前度社運戰友,在這局面中願意開放自己,實在難得。由於他的疑問幫助我們進一步表達清楚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將彼此交換的電郵在此分享,歡迎討論、爭論、發傻、或閃人。

田共:

感謝傳給我看。

不過我有點奇怪,若你倆有留意報導,或在現場看,應有留意今次的特點,是參加者的自發性很高,會執拾垃圾,協助清潔。昨天旺角大雨,有位阿哥在雨中幫忙清理渠道執垃圾。在金鐘有膠樽回收工場,有廚餘製造,垃圾分類,這些後生仔可能在家中不會做的,在現場都教及實行。洗手間的清潔也是分工進行。

我相信,若撒退,牆上的貼報,大家會合力一起清除。

不是一定要二元分立正反兩面,每人關心的也不一樣,不過這樣去挑什麼不滿意是什麼原因嗎? 因為有很多貼報要清貼紙很難所以難為了工人姨姨所以不好?那是不是關心工人有否合適工具去做,體力是否能應付?如不能要找另一些人協助?會否超時令工人辛勞過劇?但可能相反,有加班費可以賺多些人工也是好?

因為我很奇怪為什麼這樣去想?如果極端點,那我們不要出街了,去商場廁所工廁等會弄污要工人清潔,行街會整污街道要人清理…那便更沒完沒了…

如有得罪,抱歉

你好,琛:

謝謝你的回覆和表達,說得罪,言重了。

是的,我從未見過有人搞運動搞抗爭搞得咁「乖」咁整齊,我也認為事後很可能有人會自發清理牆上的紙張。所以,你有留意嗎?我在文中有提出疑問:若不清走這些紙,讓它們全留在牆上又怎樣?大家點睇?點解一定要清呢?

其實,我不覺得 d 單張一定要清走,只是在想,運動過後,被清場又好,自願離場又好,滙豐會容許佢外牆貼滿這些紙嗎?政府總部會容許嗎?買左廣告燈箱位的公司/企業會容許文宣紙貼滿燈箱嗎?

點解呢 d 對整個社會和城市咁重要的工作,只配得到三十幾四十蚊一個鐘的收入?

點解律師醫生社工教師議員等等,人工可以比基層工人高一百倍以上,而且仲有各種各樣的福利和保障?這樣的差異大家認為合理嗎?

鏟膠紙撕膠紙呢類工作,我多年來在自己屋企做過不少 (有為整潔,也有為環保),有時頗厭悶的,不知有多少人做過或感受到。咁工人可以拒絕唔做嗎?自己貼上去的紙、在自己的空間由自己清理返,厭悶極都還可接受,但唔係工人貼上去的紙,個空間佢無份話事,人工低,工時長,又厭悶,佢可以雙手擋在胸前向清紙說「X」嗎?又,如果甲和乙屬不同部門的工人,被不同上司管理,甲工人唔願意清紙,而乙工人唔介意,佢地之間可唔可以互相調動、交換工作做?有冇咁既工作空間呢?這過程中工人參與程度有多少?

你問:「那是不是關心工人有否合適工具去做,體力是否能應付?如不能要找另一些人協助? 會否超時令工人辛勞過劇?但可能相反,有加班費可以賺多些人工也是好?」這些問題唔應該由我地答,而應該去問返做呢 d 工作既工人,唔係好似政府咁樣搞假諮詢,而係真的花時間去了解和聆聽工人的想法和感受。既然發起/參加一個「民主」運動,呢 d 事情係應該要做、要開放頭腦去想想的。

暫時諗到咁多。

田共

琛:

請不要說得罪,民主應該是不同想法立場也可以平等討論,如果咁都做唔到,就係暴政了。

首先我同意參加者自發性很高,田共和我正是因為群眾自發這一點才多次走去現場感受和觀 察。你說那些執垃圾、回收工場、廚餘製造、分類等等,我們都看到了,也是我們在運動中感覺比較正面之處。如果你問我們為何不寫這點?我會回答,因為我們對整場運動的整體框架和大背景看得負面,這些正面之處相對之下感覺比較薄弱,所以我們便表達了自己感覺最強烈的東西,希望能夠引起討論,這是一個進行中的民主過程。

你問這樣去挑什麼不滿意是什麼原因?

「挑」是你的感覺,如果你很投入這場運動,就會覺得我們在挑剔。但是我們並不投入這運動,因為在「爭取真普選」的背後,組織者的真正動機是不要中共統治而要美英統治,而群眾的情緒則把中國看成香港種種社會不公的替罪羊。中共和港府的統治確實有種種問題,群眾自發起來抗爭也可說是在實踐民主權利,但是,既然起來爭取民主了,是不是也應該相應對自己有高一點要求,擴濶自己眼光,上到國際政治經濟宏觀脈絡,下到勞動階層每日身受的微觀處境,以此為參照,從中反省自己現在的行動帶來什麼後果?

迄今所見,這場運動完全缺乏這種整體視野和責任感,只是中產階級和準中產階級出於對自身前途的恐懼和對西方「國際社會」一廂情願的迷戀而盲目反動。 中產階級感覺恐懼,本身可以理解,但中產階級被恐懼遮蔽了理性之眼,睇唔到英美的資本自由主義政策才係造成香港現在困境的根源,以致被西方跨國大財團利用來做對付中國的棋子,就相當可悲,香港也只會變得更壞,不會更好。這是我對這場運動的基本看法,如果你可以試下從這角度去睇,也許你會明白,我們對這場運動不是不滿意,而是不認同,所以我們的圖文也不是要挑剔這場運動,而是抱著開放的態度去思考。

最後你奇怪我們為什麼這樣想?其實你和我們是在兩個不同思考範疇,你是在現有秩序裡去想像工人,我們則是身為基層勞動者去想像另一種相對理想的秩序。所以唔使諗得咁極端,唔係講緊要不要出街,而係講緊社會的勞動生產制度,怎樣才能縮小階級差異和消除權力不平等。

祝好

米共

Hi 田共,

覆得你就預左有討論,不過如果傾傾下無野傾也可的,呢 D 係雙方面。

那些問題當然不是你我去答,我提出當然亦有在問自己。我的意思是,關心工人的辛勞是不是要從他們的角度看?我只是指出有其他可能性。

至於要幾多錢一個鐘,這個我都不識答。不過我同意是能對生活有保障,對於勞苦階層,人工之外,是生活福利的保障。老實說,這個我也不識點諗。但我諗未必要與醫生等作對比,當然 我都想睇醫生平 D,但人都係自私的,讀咁多書學咁多野都係想生活好些,如果做醫生同做清潔差不多人工,咁我細個都會做清潔算,咁咪無晒醫生?

但咁係咪就話工人得三十蚊係應該呢?我當然唔係呢個意思。好現實,當一樣工作唔係咁多人識,人工自然高,多人識做,有競爭,人工就會低些,係咪合理呢?未必係,但又係現實。我想到,除了人工之外,政府福利的保障來幫助。

這些問題我也沒有答案,我作為中產,雖然有自己的小生意,但我沒有請人,所以雖然有機會擴展,我也因為沒有請人而沒做,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不懂怎去界定人工,請人就存在剝削,只是多與少的問題,這個我也想不通。

琛:

我一時之間都諗唔到 d 乜,但米共呢段我有同感:「好多人做野唔淨係為左錢,亦為左滿足感呀、成功感呀、學野呀、經歷呀、彼此感情呀等等其他原因。請人會存在剝削,呢個唔淨係關錢事,亦同雙方如何合作、或工人是否感受到被尊重有關。」

我的意思是,關心工人的辛勞是不是要從他們的角度看。

明白了,這個一定係啦,否則就唔係叫關心。

如果做醫生同做清潔差不多人工,咁我細個都會做清潔算,咁咪無晒醫生?

咁得意既你呢個諗法,好小朋友呀 ^^
乜你諗自己想做咩工作時只向著 $ 諗咋咩?做清潔 $ 多就做清潔?
你都要問下自己係咪個真心中意搞清潔既人啊?(相比粉,我一定係,所以比佢少坐電腦~)
做明星搵 $ 夠多了,仲多過醫生添呀,你後生果陣貢靚仔,又唔去做明星?
(哈,冇心冒犯架,順住落去諗咋,說不定你而家仲靚仔過以前 :D)

傻啦,總會有人愛做醫生,有人愛做工人架,而兩者都應該有合理既報酬。
問題係,米共講左喇:「中產同基層之間相差一百倍有多,太過份了,同埋基層唔必然咩技術都唔識……」

點解醫生的人工唔可以撳低 d,工人的人工抬高 d 呢?
我又學你做小朋友,天馬行空咁諗先:家陣世界咁亂,又多病毒,醫生顯得更重要,但地球亦同時愈來愈多垃圾喎 (唔洗去到地球,單講香港都夠),工人一樣重要姐……

請人就存在剝削,只是多與少問題。

唔知呢,我都冇請過人,唔清楚係咪定律。我會再搬米共和我上面那句:「呢個唔淨係關錢事,亦同雙方如何合作、或工人是否感受到被尊重有關。」

人與人之間共事,剝削唔剝削,許多時候係講心、講感受,上司/同事少一句關心,多兩句無理話,多多錢都補唔番。

田共

廣告

您的回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