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台灣左統前輩陳明忠先生的回憶錄,其中有一片段,提及上世紀初日俄戰爭時候女詩人與謝野晶子的著名反戰詩作《你不要死》,這令我聯想到今日的香港社運(以及中國內地公知的言行)。

詩中在當時最爲轟動的是這幾句:“聖上自己不出征,/卻叫別人的孩子去流血,/去爲野蠻殺人而送命,/還要說這種死光榮!/人都說聖上慈悲爲懷,/可這件事又怎能叫人想得開通?”

(這首詩有多種中文翻譯版本,文言白話都有,這裏取自維基上的王述坤譯文。流傳較廣的應該是李芒譯本:“天皇不會親自參加戰役。/皇恩浩蕩,/豈能有這樣的旨意/讓人們流血而死,/讓人們死如禽獸,/還說甚麽/這就是榮譽。”)

(我對這首詩向來有印象。中學時代讀西鄉信綱等的《日本文學史》,首次認識這首詩及其相關論爭;十多年前在旅順口再接觸到這首詩時很有臨場感,然後又去參觀旅順日俄監獄舊址,就更感切膚之痛。)

從這首詩竟然聯想到今日香港社運。被嗤之以鼻應是理所當然,水平高點的指責會說這是牽強附會,再高點的會說這裏至少有三點不通之處:一是日本軍國主義性質上怎可以類比於雨傘運動,二是藉以否定軍國主義的個人自由和權益,怎可以類比於撐雨傘者的無私奉獻,三是,無論如何雨傘運動是和平非暴力的(以“野蠻殺人”與之類比真是荒謬)。總而言之,雨傘運動可是講道德的,是公義。

然而須知世上有高層次道德與低層次道德,有大道理與小道理,這其中的高低大小的確認和評定,終究是以特定的歷史環境爲依歸。將雨傘運動說成道德,將反對者統統說成無/反道德(必然如是,怎可能不是,如果不是那我怎麽辦),這也只不過是“普世價值政治”的神學式歷史觀的體現,就是從根本上抵制、否定將有關的道德和道理置於歷史環境中認定。

(爲免無謂糾纏,再說一遍:“普世價值”(自由、民主……母愛、蘋果派……還有公正、解放……)必然是好的,毫無疑問,然而“普世價值政治”呢?那就必須考慮到階級、統治權、社會構成、帝國主義等等,歸根結底,就是必須考慮到在世界範圍的歷史資本主義中的特定歷史境遇和演變。)

我一直以來都力圖論辯,從歷史的視角看,“普世價值政治”所反映的是美帝世界體系的利益。而美帝體系與英帝體系有著連續性,都是以盤剝全世界勞動者尤其是後進民族的勞動者爲其核心,而日本軍國主義是當時英帝體系的重要組成部份。當然,美帝體系與英帝體系也有著斷裂性,後者的赤裸裸殖民主義暴力在前者那裏得以收斂,或者說,美帝體系在盡可能情況下主要還是要依靠“普世價值政治”的冷暴力來維持、擴展其利益,這是20世紀的世界範圍革命迫使它必須如此(在東亞地區的最尖銳表現就是美國在越南戰爭的慘敗)。

因爲上述的連續性,今天的“普世價值政治” ,與當年日本的軍國主義大業也就有可類比之處。而斷裂性則意味著今日的政治遠爲複雜。要否定軍國主義,與謝野詩中所呼籲的市民社會的個人權益就足夠了。要否定“普世價值政治” ,則必須有更高層次的道德,那就是,人民的權益(是人民,不是冒稱人民的“居民/住民”或一群群個人)。

而雨傘運動就整體而言與“普世價值政治”關係密切,其感召追隨者的口號和要求、其實際過程的冷暴力形式(試圖依靠佔領來癱瘓社會秩序從而最終達到奪權的目的),都是深具這種性質。單就口號和要求而言,這個運動號稱要爭取最大可能程度的民主自治,這有其合理性;然而,即使所號稱是真誠的,也並不意味著運動的道德和道理是至高無上。事實上,運動的最核心宗旨是要爭取“香港人命運自決”、甚至於要推動中國走向蘇聯式崩潰,這是明白無誤地要否定中國的主權以及保護國家安全的合理性,要在“普世價值政治”的框架內否定今日中國的國體和政治-經濟構造,這顯然是與整體中國人民的權益相對立。歷史而言,今日中國的國體和政治-經濟構造,是自五四運動以來的整個20世紀的革命歷程的結果(其中包括了震撼世界的省港大罷工的貢獻),是在抵抗英帝體系和美帝體系的壓迫中爭取得來的;無論有多少的偏頗與不足,作爲整體,其道德水平或正義性是遠超於“普世價值政治”的。

所以,今日要以“普世價值政治”的道德來神聖化雨傘運動,也只不過是“上捧帶路黨,下捧殺炮灰”,無論表面上有多少大義凜然,實質上也是如此,如此而已。對帶路黨是無話可說了,對被捧殺再捧殺的炮灰,只能喊一聲:“你不要死!”

 

(與謝野晶子這首詩有十分動聽的歌曲版本,下列鏈接是一橋大學津田塾大學合唱團的組曲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pdEIrQLC8

 

君死にたまふことなかれ                     你不要死去

——旅順の攻囲軍にある弟                     ——为包围旅顺口军中的

          宗七を歎きて》                                        弟弟而悲叹》

ああ、弟よ、君を泣く、                               啊,弟弟呀,我为你哭泣,

君死にたまふことなかれ、                          你不要死去!

末に生れし君なれば                                     你是咱家最小的弟弟,

親のなさけは勝りしも、                             双亲加倍地疼爱你。

親は刃をにぎらせて                                    双亲何曾教你紧握利刃,

人を殺せとをしへしや、                            为了杀人到前线去?

人を殺して死ねよとて                               双亲把你养育成二十四岁,

二十四までを育てしや。                          哪里是为了你先杀别人后葬自己?

 

堺の街のあきびとの                                 既然是这堺市的商人世家

老舖をほこるあるじにて                         值得自豪的主人

親の名を继ぐ君なれば、                        你就必须传宗接代。

君死にたまふことなかれ、                    你不要死去!

旅顺の城はほろぶとも、                        旅顺城即便失陷,

ほろびずとても、何事ぞ、                    或能保住,又有啥关系?

君は知らじな、あきびとの                    你当然不会知道,

家のおきてに无かりけり。                    商人家规里并无这一条。

 

君死にたまふことなかれ、                   你不要死去,

すめらみことは、戦ひに                       天皇不会亲自参加战役

おほみづからは出でまさね、                皇恩浩荡,

かたみに人の血を流し、                       岂能有这样的旨意,

獸の道に死ねよとは、                         让人们流血而死,

死ぬるを人のほまれとは、                 让人们死如禽兽,

大みこゝろの深ければ                         还说什么

もとよりいかで思されむ。                 这就是荣誉。

 

ああ、弟よ、戦ひに                               啊,弟弟呀,

君死にたまふことなかれ、                   你不要在战争中死去。

すぎにし秋を父君に                               去年秋季父亲逝世,

おくれたまへる母君は、                       撇下母亲,余悲未息,

なげきの中に、いたましく                  又痛心地送儿子应召开拔,

わが子を召され、家を守り、              自己则孤苦零丁,独守四壁。

安しと聞ける大御代も                         纵然是升平的圣代,

母の白髮は增さりゆく。                     母亲的白发却日见多起。

 

暖簾のかげに伏して泣く                     你那年轻纤弱的新娘,

あえかにわかき新妻を、                     常常蜷伏在帘后哭泣。

君わするるや、思へるや、                  你已然忘怀,抑或尚在思念,

十月も添はでわかれたる                     新婚不满十月就凉了枕席。

少女ごころを思ひみよ、                    要哀怜这少女的心啊,

この世ひとりの君ならで                    她在世上依靠的只有你,

ああまた誰を賴むべき、                    只有你一个人呀,

君死にたまふことなかれ。                你不要死去!

 

(與謝野晶子,明治37年)               (与谢野晶子,1904年,李芒 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