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芝士妹

為免浪費學分,又怕自己在大學長達四個月的暑期無所事事,就在剛過去的一個多月修了暑課,課程是中大政政系開辦的,課程名稱是「全球化與政治」。我是個典型標題黨,看起來這門課好像頗有意思,又聽中學同學說,他給分不算太緊,既無太多需要顧慮,同時間開辦的通識課又沒甚麼好讀,就興匆匆報修了這門課。直到現在,整門課完結了,趕了兩份短短的中期論文、一個小組匯報、和剛剛呈交的期終論文,我都不知道自己在這一個多月裡學了些甚麼。

這門課名為「全球化與政治」,實際上與國際關係十分相關,我又向來對政治、大國博奕、權力此消彼長的話題頗感興趣,豈知大失所望。每周兩個下午都要上課,三個鐘頭,這教師將頭兩個鐘用來講課,最後一個鐘用來小組討論。可笑的是,那兩個鐘的講授,我卻不知道他在說甚麼,頭四課他都用來介紹政治理論,但這些理論要不就是淺到「阿媽係女人」的程度,要不就是深到阿媽都唔認得。我很盡力地專心聽,可是過了頭四課,我卻簡直連整門課是想幹嘛都不知道。打後的七課,就是教師用不同的全球化議題,套用他之前說的理論。可是,他也說不出甚麼讓人耳目一新的看法,往往只講各國的歷史背景資料,就講了兩個半鐘,比較有趣的課堂討論,卻只有區區三十分鐘也不夠,後來更是常常超時。課堂討論也沒甚麼意思,不能凸顯到各國的張力、有錢國家和窮國家的階級衝突、不同國家為了自己利益怎麼使手段,而且,這些討論也只是集中於國家政治,一將焦點放在政治,全球化這個現象或框架就幾乎消失無蹤。天呀,全球化不只是有齊咁多個國家就叫全球化吧!?全球化不只是「因為科技和交通發達,將各國距離拉近」啊,裡面還包括各樣種族、文化、意識形態的擴散、以及隨之而來的本地文化萎靡啊!

就算是讀國際關係,都不可能只專注於國家政權的問題啊!國內的民眾意向,民意調查,示威遊行,都對於一個國家、以至周邊國家、甚至全世界都好重要呀!但到了我落手寫第一份中期論文,我就知道,這門課根本就只專注於政權政治、國際外交,而且還要是超級離地,民眾的角色變得很小地去講。嗚哇,怎麼可能?!怪不得別人都說,中大政政系是左膠大本營,是否左膠我不確定,但離地倒是八九不離十。到了期末的課程檢討,我本來打算在問卷上寫很多意見,不過我實在太懶,只是草草寫了幾句就算數。這次的政政系暑課,絕對入了我心裡的十大差劣大學課頭三甲。

-.-.-.-.-.-.-.-.-.-.-.-.-.-.-.-.-.-.-.-.-.-.-.-

在要求學生做乖寶寶的大學教師眼裡,我的確是個頑劣不堪的大學生。天性叛逆,受軟不受硬,越受他人脅逼就越不妥協,我就是個這樣的人。可是,中文系好一些科的導修課,以及上文提到的政政系課,都總愛用分數逼人上堂舉手發言。我極討厭這種做法,大學應該就是讓學生自主追求學術、追求思考、追求讓自己更進一步的地方,可是利用分數逼人說話,卻是用了功利的方式,削奪學生的自主追求之餘,更是對有尊嚴(還是對某些人來說的故作清高?)、有自主意識、有追求的人的侮辱。在這人強我弱的狀況之下,我又的確無法與堂堂大學教師和大學教育制度抗衡,唯有消極抗議,無興趣發言便不作一聲,那幾分課堂參與分,就當我豪畀佢。

我期待的大學,不是這樣的。當初我努力準備DSE,溫到自己瘦了十四磅,不停掉頭髮,經常情緒崩潰,是因為我不停告訴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一定要入到大學,否則沒有大學學歷出來社會混不了。除此之外,我更知道,以我的性格,除了中大中文系之外,其他院校的所謂水泡科,我都不會願意安份讀下去,當時又不知道可以轉系,所以就唯有逼自己在DSE裡考得好。最後,僥倖地如願以償。

我希望在大學裡面會做到的,是與同道中人、志趣相投之士一起聊盡天南地北,上課不只是吸收知識,而是智慧開發,讓自己學會邏輯、批判、明辨、思考,不要做一個庸碌又面目模糊的人。我欽羨的大學學習模式,就像是以前古希臘時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那樣,師徒坐在一起討論,互相學習,無課程進度和評分準則,學到哪裡是哪裡,反正學海無涯,又何必用課程範圍死死框住呢?師生地位平等,教學相長,沒有權力、階級、長幼尊卑之分。可是,在中大裡面蹲了兩年,很無奈地發現,我實在把現實想得太過美好。

-.-.-.-.-.-.-.-.-.-.-.-.-.-.-.-.-.-.-.-.-.-.-.-

我只能說,如果真的在大學裡全力進攻,堂堂都去聽書,不分晝夜躲在圖書館裡溫習,每科都是A的話,假若腦子天生不夠靈敏,這種讀法是會讓人越讀越笨的。斷斷續續地聽到一些人說,在現今香港的大學,如果GPA 過 3 ,即是沒有真正讀過大學。頗有意思的一句話。假如大學精神是鍛練人的獨立思考和邏輯思辨能力的話,首先大學就不應該開設術科,所有商科、人力資源管理甚麼的,全部應該倒閉。這些商場上的血戰,不是單靠請些教授講師回來,講幾堂商業理論,就能搞得掂。這些通通都要靠實戰經驗,而不必在大學裡面學,出來打滾幾年,跌碰多幾次,就漸漸學得懂。

不止術科,人文科目都變得不再人文。人文科目、尤其文學院的各系,例如文學、哲學、音樂、神學,本來就是講求學生對宇宙、社會、人性等等的體會,要在這些領域成為名派大家,必先要專心地在該領域裡浸淫一段時間,再加上自己對於人生的經歷和反省,才會更上一層樓。可是,現在的教育制度就是喜歡把所有事情都以水平測量,容易管理,硬是要將學生分成一等二等三等的成績,然後用中小學才有的測驗、考試來考核學生水平。我沒想過,上到大學,還要做MC 題。整個大學制度的分科、考核方式,完全就是死腦筋。課程設計又總是狹隘,文初說到的政政系課,簡直讓我在趕論文時,向這個卜的幾位作者姨姨朋友大聲疾呼:「我以後打死都唔再 take 政政系啲 course!」

當大學變成職業訓練場,卻又要在學術上繼續支持研究,更要故作鼓勵學生關心社會,在這層層虛偽的扭曲之下,真正應該透過自由學習環境培養的清醒頭腦、接受異見的胸襟,卻完全被略過不提,大學高層也不見得有這些為人應有之品格,學生又怎麼不會死腦筋兼心胸狹窄?學生在這種氣氛下,的確,關心社會是好事,可是假如人云亦云,犯了邏輯錯誤而不自知,別人指出他的錯漏又反咬一口,兼且叫上其他朋友起哄,難道不算是為社會添煩添亂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