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臉書,看到我在梅窩的一位前鄰居分享了「守護大嶼聯盟」的「七.一」街站訊息:

齊來守護大嶼,明天街站見!!(位置約:軒尼詩道過油站)
守護大嶼布袋,每個售價$80。
另外還有守護大嶼T-shirt即將推出,售價同樣為$80一件。
同時購買布袋及T-Shirt一套,優惠價$150!請密切留意!

朋友同時在她的帖子上加了一句說明:「明天.守護大嶼」。我把上引四行字來回看了幾遍,實在看不出「守護大嶼」與布袋買賣之間可以有什麼關係。最後一句「同時購買布袋及T-Shirt一套,優惠價$150!」更是赤裸裸地鼓勵消費。

這個呼籲還配上了四幀照片,從不同角度展示這個售價80大元的布袋,與在購物網站看到的產品展示沒有兩樣。這也令我想起台灣社運也是經常推出各式各樣的潮流用品,印上各款口號,供人網購。其中那款「自己政府自己揀」的潮T,我在虎地校園第一次看到有學生穿起時,幾乎笑了出來。這種話,跟「自己食乜自己揀」究竟有多大分別?兩者都是消費主義、個人主義至上。後者反而還好一點,因為它沒有要進行或佯作「政治介入」,擺明車馬是消費;後者卻是擺出一副正確的政治姿態,實質卻與前者一樣,是一種沒有公共意識的私人主義行為,以一己為中心,目中沒有其他人,亦不會尋求與其他人對話,反而只是一種個人態度的宣洩。

「港台命運共同體」的效應之下,這種消費主義與社運結合的形態,似乎正在互相影響。然而,我心中同時也有把聲音:人家做的也許還有許多好事,買賣應該只是一部分。

於是,我點擊進這個「守護大嶼聯盟」的臉書。不過,除了賣袋賣衫和一些轉載自報章的文章之外,實在看不出聯盟還有什麼比較實質的想法。倒是在聯盟的自我介紹裏,看到這一句:「致力守護大嶼山這片香港人的可持續發展儲備和後花園,反對盲目填海,向政府的『掠奪式』發展思維說不。」

「後花園」一詞,恰恰說明了為何我對這些「保育運動」 十分反感:城市人只把鄉郊視為他們可以盡情享受的地方,仿佛那是一個沒有歷史、沒有生命或生活的「世外桃源」,任由城市人投射他們的慾望和需要。城市人不希望鄉郊發展,卻不反省自己的生活形態以及城鄉之間的不平等權力關係,正是令鄉郊面對沉重發展壓力的肇因。退一萬步說,城市人自己過度消費、過度發展,卻期望在鄉郊生活的居民不作任何發展,好讓他們在放假時有個任由享受的「後花園」,這不是自私的行為還是什麼?

於是,我在朋友的臉書上留言道:

乜「守護大嶼」就係買/賣布袋或以「優惠價」買齊布袋及T-Shirt?呢種消費主義絕對有份搞到大嶼山包括大嶼南污煙瘴氣,仲話守護⋯⋯

不出所料,朋友認為他們不是只有賣東西:

我相信佢地也不是覺得買件衫孭個袋就守護完成既,也許我個caption有誤導吧,太簡約。或者加番:明天。守護大嶼街站。請埋去了解下情況及你可以做什麼。<~咁係咪清晰d?

問題當然不是朋友的解說不清楚:

唔關你個解說事呀。我都相信佢地唔係淨係賣袋賣衫,所以點擊過入去佢地個臉書專頁。佢地反對政府發展大嶼山,但係反對嘅原因係會破壞大嶼山這個「後花園」。呢點係幾梗住我嘅:後花園係俾城市人享受嘅,咁住係度嘅人又點呢?

我都唔想大嶼山發展到城市咁,之但係城市人如果自己仍然係消費至上、又要城市的方便,但就唔想大嶼山發展,咁係咪有D自私?更關鍵係,城市人一邊瘋狂消費,導致心靈空虛,佢地去到「後花園」,其實係將物質同心靈垃圾倒落呢個「後花園」。

所以佢地擺街站,仲要加埋果四行同「埋嚟睇埋嚟揀」無分別的描述,就令我覺得,大嶼山面對嘅發展同垃圾壓力,亦同佢地嘅消費心態有關,唔可以乜都賴政府﹣﹣政府係有問題,但如果香港人上上下下唔以行動和心態配合,政府亦唔可以衰得去邊。

下午稍後,我再進入「聯盟」的網站,看到一幅剛更新的照片,幾位美少女穿上這件價值80大元的「守護大嶼」的汗衣合照。如果沒有看錯,其中一位是虎地文化研究的女生。大概在該系自命進步的老師的薰陶下,同學們覺得自己是在做好事。轉貼上述聯盟訊息的前鄰居也是一位文化人,肯定也會認為聯盟或她自己是在做好事。然而,我給這位鄰居的臉書留言的最後這句:「⋯⋯如果香港人上上下下唔以行動和心態配合,政府亦唔可以衰得去邊」,其實可以送給文化研究及文化界的每一位「進步」「保育」人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