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4日

今早看到新聞,知道巴黎再次發生襲擊,心情是很沉重的。

還在理解事件中。但一件事可以說:在我的認知中,過去幾十年,巴黎多次發生的恐怖襲擊,都與法國在海外的殖民帝國主義擴張或軍事行動有關。

昨天連串襲擊的其中一個重災區 rue de Charonne,最新消息是有19人死,14人性命危殆。

Charonne 這個名字,是一九六零年代法國對阿爾及利亞人實施暴行的象徵。一九六一/六二年,正值阿爾及利亞解放戰爭, 身在法國的阿爾及利亞人聯同左派人士示威聲援祖國的獨立戰爭,遭到曾經是納粹共謀、後來成為巴黎警察廳長的帕蓬(Maurice Papon)血腥鎮壓。一九六二年二月八日,抗議秘密軍事組織(OAS)的示威者在rue de Charonne 準備散去之際,警察把街道兩端封鎖,示威者前無去路,被迫走進Charonne地鐵站躲避,警察衝進地鐵站,用重型金屬板擲向示威者,九人頭顱破開被活活 打死。

一九六零年代初被法國警察這樣鎮壓致死的示威者大部分是阿爾及利亞人,估計由數十至數百人,具體數字無從得知,因為有些屍體被警察拋下塞納河沖走,而且法國傳媒不會報道事件。

嚴正重申:我不是嘗試為暴力襲擊說項。我沉重哀悼巴黎的死者,也在想及在法國的朋友。

我只是想說:在法國領土上死於暴力襲擊的人,無論他們是否法國人,都是無辜的。在阿爾及利亞以至受殖民帝國主義欺凌的國土上死於暴力的人,也是無辜的。我在沉重哀悼法國的死者時,不會忘記為民族尊嚴而犧牲的人民。

要真正結束不斷循環的悲劇,美國以及包括法國在內的西方盟國,必須停止在敘利亞及其他地區旨在擴張帝國勢力的軍事行動。

2015年11月15日

網上忽然多了很多聲音,呼籲大家不要只關心法國恐襲。巴黎恐襲前一天,黎巴嫩的貝魯特也發生了恐襲;伊拉克巴格達也剛發生過恐怖襲擊。死傷人數更多。

是的,中東、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地很多民眾,其實每天都要面對巴黎前天面對的恐怖場面。真正關心世界和平的人,也必須站在第三世界勞動人民的立場去辨清局勢。

不過:

1)如果呼籲關心全球各地區民眾的結果,是把「反恐」變成一種和稀泥的「人道主義」呼聲:法國人是人,黎巴嫩人也是人,伊拉克人也是人的「普世價值」,是沒有辦法讓我們理解事情,更加沒有辦法制止沒完沒了的衝突。所謂恐怖主義,根本就是以美國為首的帝國資本主義滋生出來的毒物。反恐不反帝,根本沒有對準問題,甚至是轉移視線。

2)我很好奇,香港某些右派媒體也忽然關注起第三世界人民起來,呼籲大家不要只看巴黎,還要看看中東。看了一些報道,我認為它們仍在重複/強化香港人對恐怖襲擊的簡單看法:中東某個地方,一群宗教狂熱分子向平民施襲,造成多人傷亡,句號。內容完全沒有提及美國以及其在中東的最大盟友以色列在這些國家的內亂中擔當的角色。

為什麼伊拉克人受苦受難這麼多年,黎巴嫩內戰前前後後打了四十年,更不要提敘利亞過去五年受到的蹂躝,偏偏是在這個時候,巴黎發生嚴重襲擊案,媒體呼籲大家不要只看巴黎?

3)巴黎這宗恐襲,至今疑點甚多,有太多「巧合」,稱之為「恐怖襲擊」,似把它的程度「降低」了。這是一場精心布局、沒有大量情報或後勤支援不能成事的襲擊,某些評論認為以「國家支援的暴力襲擊」去定義這場襲擊會更加準確。

又,偏偏在時間上的巧合--法國政府承認敘利亞反對派政府三周年、襲擊之時法國外長正在奧地利出席敘利亞問題多方對話,而敘利亞政府未被允許參與對話;加上傳媒報道,在其中一個襲擊現場的自殺式襲擊者屍體附近發現一本敘利亞護照(我相信現場發現的物品很多,可能有多國護照,也有法國公民的身分證明文件,為什麼調查人員唯獨選擇向傳媒發放「發現敘利亞護照」這一條消息?)

種種「巧合」與「現場證據」,都太容易引導公眾把襲擊與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拉上關係。

4)承第1點,美國帝國資本主義是滋養恐怖主義這個大環境的最大黑手。現在,我的疑問是,巴黎恐襲這宗「國家暴力」級別的案件中,這個/些國家是誰?奧巴馬比奧朗德更快發表電視講話譴責巴黎恐襲,實在無法讓我釋去疑問。

5)毫不意外地,今天出版的香港《星期日明報》編輯也接上了巴黎恐襲這個話題,對花都發生的事情表達一番驚愕之後,以「血紅想像」為題,想像十年後「如果香港也有恐襲,又會是來自何方的恐怖分子?」

我沒有水晶球,不能具體解答編輯的疑問,但既然媒體呼籲大家關心貝魯特的恐怖襲擊,我也想起:多年前,一位已移居英國的黎巴嫩友人說,內戰之前,貝魯特有點像香港,都是自由港,搞金融貿易,經濟繁榮穩定。

內戰前的貝魯特令人想起香港這句說話,當時我不是第一次聽到。香港會否有一天也變成貝魯特那樣 陷入內亂,這個問號也開始在我腦裡浮起。

回答明報編輯的問題,如果香港人像《明報》各位先進知識分子那樣,繼續跟在美帝國主義尾巴背後,完全看不透香港處於的地緣政治環境受著什麼外力支配,一味以為反政府就是進步,反中就是反帝,那麼我可以說,香港十年後(甚至更早)出現什麼亂局,《明報》編輯不要太錯愕,她/他們有份一手造成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