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八日旺角暴亂發生之後,從中年文化人A轉貼的一句「原來只係捉小販 唔講以為旺角有炸彈」,以及中年文化人B轉貼的「Fishball Resistance Live Hong Kong」(原文為真.雞.腸),我們可以看到:

1)文化人為了展示其「反抗精神」,是可以不分青紅皂白,不用動腦(還有腦的話),「總之警察開槍就是不對」,很廉價地在事件上取個「政治正確」的姿態。

溫馨提示:在所有奉行真.普.選的民主國家,包括文化人趨之若鶩的民主美國,遇到當晚旺角的場面,治安部隊的普世原則當然不是向天開槍「示警」,而是向人群真.開.槍,先打瓜暴徒再說。

2)繼「本土農業」、「小店」之後,「小販」成為了文化人另一個消費項目,是他們獵奇、進行精神自凟的對象。小販作為勞動階級的一員,其在整個政治經濟制度下是一種什麼生態、狀況,當然不是他們關心的真.問.題。對真.小販來說,被補、生財工具被充公,可以是血本無歸的慘事。文化人輕輕一句「只係捉小販」,完全暴露了這些文化人的偽善,純粹把自己的慾望建築在勞動人民有血有肉的生活之上。

3)資本主義制度把各種反抗納為己用,使之反為制度效力,成為潮流、消費品、消費態度,由來已久。這些文化人滿口「革命」、「日常生活革命」、「反抗」、「自主」,同樣是消費行為,不但對制度毫無威脅,而且協助消解真正的反抗,把許多不滿的原始衝動引導成為消費行為,令制度更趨「完善」、鞏固。

4)以香港目前的情況,這種「革命」與隨之而來的暴力實際上是反革命。在美國支配的地緣政治格局,香港出現的「本土革命」與暴力製造的亂局,是針對1949年後成立的中國革命政權。「本土革命」是反共的法西斯運動,是所有勞動人民與進步人士的敵人。任何支持「本土革命」的都只能是法西斯的共謀。

5)正如我們不能把革命的進步事業拱手讓給反革命集團一樣,我們不能因為法西斯與其幫兇不斷挪用「日常生活革命」去說事,就將之拱手讓給他們,放棄這個陣地。哲學家列斐伏爾提出「革命,就是改變生活」時,指的並非小資優質生活派周末去種田、天台種花的流行玩意;而是意識到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已經去到無孔不入、無遠弗屆的地步,深深滲入到每個家庭,滲入到我們日常生活的每一個環節。制度上的革命固然重要,但深深陷於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原子消費者,如果沒有意識上的醒覺,不在日常生活的各個環節上「革了自己的命」,把主體性還給自己,而仍然沉醉於以消費去滿足慾望、滿足各種官能上的愉悅,那麼真正的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

6)香港將會面對很困難的局面。法西斯固然可惡,但更可惡、更可怕的是一群動口不動手的法西斯幫兇。所有真正關心中外勞動人民福祉的,更加需要沉著面對,迎頭痛擊那些貌似中立持平但實質上是反動反革命的言論。我們沒有現成的方程式去面對難題,有心人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邊試邊行邊總結經驗。我期望大家抱著開放態度互相交流,本著謀求世界人民福祉的宗旨,在各自的位置上努力、互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