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近日出現的法西斯暴亂,《明報》一眾假扮客觀中立、實質長期出口術煽動仇中情緒的編輯記者,要負上很大責任。

《明報》在報道暴亂時,一再發揮「精人出口」的傳統智慧,極力運用語言偽術,把暴亂稱為「警民衝突」,把法西斯暴徒稱為「示威者」,並刻意淡化警察受襲受傷的情況。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在這份誠信幾近破產的報紙的一則短聞裡,看到一條關鍵訊息

有小販向本報稱,衝突期間未有被食環署驅趕,質疑有人「借刀殺人」,而非幫助他們。

對於昨凌晨由「撐小販」演變成衝突,出售串燒的小販陳小姐說,事發時亦在現場擺檔,但未被食環署或警方驅趕,其拍檔黃先生認為衝突令其生意減少,質疑有人「借刀殺人」、「借我們(小販)搞政府」,而非幫助他們。另一小販鄧先生亦稱,前晚至凌晨時開檔未被食環署驅趕,認為部分人原意可能想保護本土文化,但行為「過激了些」。

小販親口證實,暴亂當晚未被食環署人員或警方驅趕。換言之,那些「由拮魚蛋演變為警察開槍」的說法,不單刻意把事情的演變極度簡單化,甚至在基本事實上亦完全站不住腳。

然而,這純粹又是一樁文化藝術人吃飽沒屎拉、靠其想像力把「小販」消費一餐、證明自己在地球上的生存不致於太虛無的精神案例嗎?

當然不是。

昨天英美傳媒迅速接上「魚蛋」這個符號,再次大搞命名政治,推出「fishball revolution」這個雅號;維基百科將之與「雨傘革命」連結起來;黃之鋒在臉書以英文為事件總結了幾個關鍵詞:小販、夜市、胡椒噴霧、槍枝、子彈⋯⋯從這些我們就知道,旺角的法西斯暴動與「雨傘運動」一樣,是英美帝國資產階級通過香港的買辦、法西斯僂儸製造的亂局,企圖打擊中國的革命成果。再一次,如果帝國主義者的陰謀取得成功,哪怕只是局部的成功,受害受苦的只會是中外廣大的勞動人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