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上演的鬧劇總要在香港重復一遍。近日,香港的“血緣本土主義”聲名掃地,“公民本土主義”竊竊欣喜,宣揚核心價值的於焉有望重奪舞台。

然而“公民本土主義”可不是說認同就被認同的。高高在上的是“天然本土”,即使他們擺出泱泱大度姿態,無論他們是左是右,終究是要求那些乞求接納的“新本 土”證明自己,要求後者交出“比本土更本土”的投名狀(當然“要求”的最高境界或最殘酷表現是“新本土”發自內心去狩獵投名狀)。

這其中,自稱左翼的必須回答必須能夠自圓其說:如何界定核心價值,如何確保“公民本土主義”不是神權政治?於是有前社會派出聲,訴諸歷史,說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是普世價值,終於,這就是必須涉及歷史正義性問題了。可惜,縱觀一百多年來整個歷史,屬於普世價值政治的香港本土,最欠缺的恰恰是正義性。要建構將香港與中國區隔開來的“香港本土”,就只能依靠買辦史觀;而從今日的反共反中,回溯至自開埠以來帝國主義剝削中國人民、圍堵中國革命的整個歷史中的買辦建制的角色,其歷史正義性為負值。當然也還有從來無視歷史的,只是宣揚“堅持社會主義原則就得接受港人有自決權”,這是要將社會主義化約為神學,自說自話。

於是公知式自由派論調始終是分貝最高,同樣是神學式的無視歷史。然而須知,“憲法精神”、“民主價值”等等,其實是歷史正義性的產物,而非成因。“西方”的政治-社會的僅有的多元性(就且不說多元等等一定程度上是掩蓋帝國主義所需),也只不過是二戰之後甚至更晚近才形成的,是世界範圍的民權運動、民族解放運動、尤其是社會主義運動的產物,而且在今日的危機時代其基礎也還備受衝擊。

再至於“革新保港抗拒天朝中國”之類地痞,包括滿口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的文人學者評論員,其言行究實純是要煽動仇恨;算了,不值得評論。

歸根究底,無論是哪個版本的“大鄉里民族主義”,即使是當真達到所宣稱的道德高度,即使當真是形成了“憲法精神”、“民主價值”甚或“社會主義原則”的共識,都已經不是合情合理的自治要求,其歷史正義性遠遠不足。其實質,始終是罔顧歷史就要將共同擁有的土地據為鄉里所有,那是竊據,那是海盜價值。

而今日的各種版本的海盜還往往要冒名普世價值,實際上是普世價值政治,是攀附世界霸權,所以,不論他們主觀如何,客觀上的角色只能是帶路黨甚至皇協軍。那麽,下面這幅圖片值得推薦給他們:當年王克敏、殷汝耕之流的把戲,你可以說關鍵是他們沒有民主沒有普世價值,但你必須知道沒有歷史正義的自稱“人民”的群體本來就不可能有民主、普世價值。

回到歷史,這幅圖片的警醒是:從當年英帝體系到今日美帝體系,手段如一,充滿黑色幽默,以及黑色掩蓋的血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