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129
2016年4月1日沙田大會堂門前放映《十年》(攝影:田共)

香港的電視電影工業向來有份營造排他的「本土意識」,長年以來通過邊緣化、醜化大陸人去建構香港人的優越感。想想阿燦、省港旗兵、表姐等「深入民心」的角色就知道。香港今天出現的「本土主義」,在深層的文化意識層面上,香港電影有不能開脫的責任。

香港電影向來被視為香港文化的象徵,也實在體現了香港人的「醒目」精神,很會看風駛𢃇。只要目睹過四月一日晚沙田大會堂前空地放映《十年》的人山人海、掌聲雷動的場面,沒有哪位導演或製片商會不動心的。用「行話」來說,這就是:本土主義很有市場(潛質)!

香港電影是文化工業,也奉行資本運作的邏輯。電影工業需要吸收不同的文化元素為生產原料,為資本增值。電影工業與其他娛樂、消費工業一樣,需要經常推陳出新,才能保持產品的「新鮮感」,促使消費者消費再消費。

文化工業的其中一項特點是緊貼潮流,年青消費者向來是文化工業的主要對象。有人說,金像獎為《十年》的年輕本土派導演打了一支強心針。也許如此。但我認為,反過來看,也許更能說明《十年》為何會獲獎:香港電影金像獎此刻頒獎給《十年》,意圖為近年陷入低迷的香港電影打一支強心針,表明香港電影工業是「夠膽」的(《十年》監製蔡廉明在台上領獎致辭時語),也「刻意」讓年青觀眾更認識金像獎機制(金像獎主席爾冬陞語)。換句話說,通過頒獎給《十年》,香港電影工業向年青人說:「香港電影是屬於你們的!」(請繼續購票入場)。

爾冬陞受訪時直認,有些評審連電影也還沒有看過便投票,有感是次金像獎投票結果乃情緒主導。《冬嬋》導演黃鵬飛2月23日在香港教育學院舉辦的座談會上 也承認,希望用「情緒」而非「情節」帶動《冬蟬》這個故事的發展,因此觀眾會有「睇唔明而覺得壓抑」的感受。(請參考《十年》座談會「踩場」後記

在文化工業的生產過程裡,情感、情緒與體力勞動一樣,能夠為資本創造價值,因此被動員到價值生產鏈當中。而且,消費與生產處於互動的關係,消費者的情感倒過來被吸納成為生產一部分。在專業的電影工業從業員眼中,《十年》無論在敘事、情節、製作上都是「不專業」的,但這不要緊,重要的是它有效動員了觀眾的情緒,為電影工業輸送新養分。作為資深的香港電影工作者,爾冬陞十分了解情感與情緒的作用與力量,也明白到《十年》挑起的恐懼情緒是電影工業的新機,為電影工業打開「本土主義」這個以前不能觸及的題材(「我非常肯定以前呢啲電影唔可以上,因為有條條例話唔能夠影響鄰地嘅關係,依家邊個夠膽咁講。」)。《十年》手法不成熟不專業嗎?不要緊,現在,文化工業資本與代理人看到了「本土主義」的商機,更「專業」的本土主義電影將會陸續有來。

很多人嘲笑本土法西斯不成氣候,不具威脅。繼早前本土民主前線在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中獲得六萬多票之後,《十年》獲獎再次告訴我們,凡是總有開端。本土法西 斯開始的時候「不入流」、「不專業」,但它開啟了(恐懼)情緒這道閘門,一發不可收拾。一俟政治團體、資本家發現這些情緒可以吸納為己用的時候,就是本土 法西斯發迹之時。

IMG_6119
2016年4月1日沙田大會堂門前放映《十年》(攝影:田共)

(按:本文同時載於《跨時》,上面兼有趙平復對《十年》獲獎的諷刺短文,以及他與筆者在臉書上的討論。詳見此鏈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