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大雨,也有雷暴,好不容易才等到返校的小巴。坐在有空調的車子裡,我是幸運的一個,但也再次感受到天氣惡劣,上學上班特別狼狽。

就在這個時候,小巴經過林村河橋面,從車窗望出去,兩個工人冒著雷雨站在馬路邊,用強力水槍洗橋。兩件工作背心,清楚寫上政府部門的名稱。

這麼惡劣的天氣,戶外工作是多麼危險的事!而且是政府再次帶頭,讓工人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開工。

工人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也要開工,工人自己是否覺得不妥?覺得有什麼不妥?這不是工資多少可以回答的問題,而是階級與階級意識的問題。

傾盆大雨也要用強力水槍洗橋,我城每天要用幾多水才夠?還要浪費多少食水才罷休?東江水是沿江農民與居民的生命線,我城得以奢侈浪費,也是在剝削大陸鄉鎮居民。要認真反思發展的問題,就不可以把香港從大陸切割開去,也不得不把城鄉關係納入視野當中。

香港的問題與出路不在於「真」或「假」的普選。普選萬能論掩蓋了階級矛盾;推動普選的反共反中聲音,則掩蓋了香港作為發達城市剝削大陸農村的事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