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華洲《深秋》

 

深秋裡和妳初遇
室島山的風景分外淒迷
蜿蜒的小徑松針遍地
開闊的尾稜衰草離離

午後雲霧從溪底湧起
向晚時谷風習習
黃昏在不知不覺中降臨
入夜後萬籟俱寂

沖天的鐵杉頂著一輪滿月
密林裡飛鼠咻咻哀啼
熊熊烈焰在妳眼中閃熠
篝火旁我們相對無語

那高山上的不眠之夜啊
是我畢生難忘的記憶

 
深秋裡和妳重逢
台北早已是苦雨淒風
我們站在街頭一角
喁喁訴說別後種種

街上湧來遊行示威的群眾
慷慨激昂的控訴令人動容
這是個冷漠絕望的城市
過往行人無動於衷

我們憤然加入遊行的長龍
相約在人潮中奮力搏泳
一陣盾牌棍棒衝擊之後
我終於失去了你的影蹤

那混亂中的匆匆交會啊
是我永遠的錐心之痛

 
深秋裡和妳訣別
西安的天空一片鉛灰
朔風颳起滾滾黃塵
呼呼掠過古城的牆堞

城樓上眺望西出的關壘
厚重的天幕在遠方低垂
極目所見的荒漠之外
還有酷烈的漫天風雪

妳描述故鄉的紅花綠葉
妳讚美寶島的米香魚肥
沒有任何挽回的言詞
只有簌簌而下的眼淚

如此的千古艱難啊
天地也為之俯首低眉

 

(按:承蒙林華洲先生允許轉載此詩,謹此致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