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毛澤東時代美術》

前陣子一天早上醒來,未及起床,一個問題浮出腦際:到底今時今日香港有沒有工人階級力量的存在?

我放空思緒、感受「力量」,彭進強、莫球滿、張祥、范秀珍和四姑先後進入記憶。當年初相識時,他們都年過六十,除了彭進強是坪洲菜農之外,其餘幾位都是梅窩村民。彭進強和張祥是租田種菜為生的農民,另外三位雖然不以務農為生,但工餘都拿著鋤頭在田裡勞動:莫球滿是出售自製山水豆腐花的流動小販,范秀珍多年做地盤工人;四姑職業不詳,她是田共和我住山寮時的鄰居,我們只知道她曾經跟隨兒女在英國和上海生活過,「見過世面」,最後仍選擇回到梅窩山上的簡單平房獨居。

未及仔細咀嚼他們給我那種力量感是什麼,網絡馬克思主義者的聲音在腦中出現:他們都是小農,不算工人。

馬克思主義講的工人階級,是指從事集體生產的產業工人吧。回想剛移居香港那年,我做過幾個月製衣廠剪線頭工人,工廠在荔枝角,近百工人集中在一個車間工作,但是我一點也感覺不到集體,遑論力量。再往前溯,文革時期學校組織我們參觀廣州鋼鐵廠,我印象深刻:六、七層樓高的巨大吊車在距離頭頂很遠的天花板下方左、右、左、右地緩緩移動;比工人還高的高爐口中猛烈噴射著上千度高溫的烈火;剛出爐的熾熱鋼材長得看不見盡頭,泛著危險的暗紅光芒;到處是震耳欲聾的巨響,比工人巨大數倍的重型機械……當時我讀小學一年級,未上過政治課,小小心靈沒感受到工人階級力量,只感受到機器的力量。

如果產業工人的力量是機器力量,那麼「離島小農」的力量便是身體力量。前者是集體性質,後者是個體性質。馬克思主義者認為前者比後者更先進,我覺得兩者辯證統一;對於社會公平和人類幸福,兩種力量缺一不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