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工人近日發動連串罷工,要求撤回新修訂的《勞動法》,動員力相當強。有評論將之與1968年5月相提並論,我則想起1995年年底那次的法國大罷工——當時我身在巴黎,公共交通全面癱瘓幾個星期。我曾經在總統府採訪完畢後,在冬夜裡步行三小時返回十五區的朋友家,至今難忘,也對法國工人的動員戰鬥力以及社會普遍對罷工的支持留下深刻印象。

繼早前工會發動工人堵塞煉油廠通道,令全國汽油供應緊張(政府至本周初開始動用戰略汽油庫存),工會再呼籲堵塞核電廠通道,並減低電力生產;南部全歐洲最大的商場停電。

除煉油廠與核電廠之外,相繼加入罷工的尚包括鐵路、空運、港口碼頭、首都交通、公路運輸、建築等部門。

法國反《勞動法》示威初出現後,國內外傳媒一直沒有太多報道;即使有報道,也難看透爭議的關鍵點。但很明顯,自從工人行動升級之後,形勢有很大的逆轉,法國政府與主流傳媒開始緊張起來。罷工正面觸動法國經濟神經,特別是汽油供應短缺至政府須動用戰略儲備;罷工又延至核電廠,威脅到電力供應。自此,統治階級的輿論機器全面開動:在他們筆下與口中,罷工是以法國總工會(CGT)為首的少數激進工會與政府之間的惡鬥,而「普遍法國人」需要關心的,是私家車有沒有汽油供應、經濟會否受到打擊,等等。以知識分子大報《世界報》為例,它把罷工描繪成工會的權力鬥爭:根據這個權鬥的圖像,對外,法國總工會要從支持《勞動法》的法國工人民主聯盟(CFDT)身上奪取工人領導權;對內,總工會秘書長則為了鞏固其未穩的權力,而不惜採取激烈立場,「孤注一擲」,與政府對抗到底。

其中,《世界報》刋出政治版記者與網上讀者的對答頗有意思。記者明確指出,這次罷工勢頭堪與1968、1995、2010年的大罷工相比,卻完全沒有提及,與之前幾次大規模社會動員不同的是,這是左翼全面執政的時期,總統與領導政府的總理皆屬社會黨。在左翼政府治下出現如此大規模的社會動員與跨部門罷工,左翼可謂十分尷尬。為了淡化社會黨政府受到的衝擊,該報與政府的做法不謀而合,在字裡行間把罷工描繪成工會的謀權之舉,又指法國總工會只代表少數工人,權爭一旦失敗,會對工會領導層有什麼影響,云云。然而,欲蓋彌彰,「對答」下面有心水清的讀者留言指出,《世界報》對社會黨執政之下出現大罷工,顯然十分介意!

五月二十六號大罷工日,法國總工會堵塞全國報章的印刷與發行,又因《世界報》拒絕刊登總工會的聲明,大部分報攤均沒有《世界報》或其他報章供應,只有與共黨仍保持密切關係的《人道報》除外。

法國工人又一次幹出彪炳的成績,振奮人心。也說明了,那些聲稱選出左翼政府就是工人階級勝利的言論,是如何的不可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