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名前學運組織者六月四日在報章上聯署發表《悼念,就是抗爭》聲明。

整份聲明對新中國與中共的看法完全負面,抹去自1949年建國以來中國在經濟、社會、文化、女權等方面取得的種種成就,將之說得一事無成、一文不值、棄不足惜。這與本土派的看法一模一樣。兩者的分別就只在於所謂「反分離」的態度。

不過,聲明是不認可「中共政權」的。所謂香港與中國不分離,其實是妄圖通過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去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搞顏色革命,這就是雨傘運動、至少是占中三子的初衷;戴耀廷是此聲明的發起人之一,是有道理的。

本土派則認為香港與中國應該切割:香港人在香港本土推動民主好了,香港沒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這點令我想起當年中共警告香港人「井水不犯河水」)——在這一點上,本土派比這份聲明還要「純真」一點:香港自掃門前雪,不搞大陸「民主」。

年青人現在有本土、港獨思潮,正是繼承與延續了聲明所代表的那種「民主抗共」思想與實踐。聲明說:爭取了三十年,「『建設民主中國』毫無寸進,中共政權更見獨裁……」正是這種基調,「播種」播了幾十年,令許多香港年輕一代對新中國產生完全負面的看法,以為大陸一切都是壞的;鏡子的另一面,則以為香港一切都是好的,產生大香港的意識,以為「身為香港人,我們捍衛自由」……

以聲明內容所代表的想法與實踐,年輕一代產生分離的傾向,不是很自然、很順理成章的事嗎?聲明憑什麼、有什麼道德基礎叫年青人堅持下去?況且顏色革命本來就是既不義也不道德的「事業」。

在我看來,事情大概是這樣的:民主抗共派與本土派本是親生父子關係。民主抗共阿爸產出了本土派兒子,只是阿爸老謀深算,從來沒有把背後的顛覆中國議程坦白說出來。自幼承庭訓的兒子記住了老豆的民主自由爭普選教誨;聰明精叻的兒子發覺香港風涼水冷,中國問題又太難太複雜,倒不如喊「獨立」比較簡單直接耶。民主抗共阿爸這才發現不肖子基因突變,腦裡沒了中國議程,於是要把本土派兒子教訓一頓。

人民不會忘記:八九年高唱的是《國際歌》

有些學運老鬼看來是在不大認同聲明內容的情況下聯署的。我不知道背後有什麼考量,還望高人指教。

我想,如果是眼看本土主義與本土派的禍害,於是出此聲明,抗衡本土派的聲音,我們還是要考慮聲明的客觀效果。它以全版廣告形式出現於《明報》。該報現在固然已淪為港獨喉舌,但還是有不少不同的讀者,很多老師會向學生推介該報,我父母是長期讀者。聲明以跨代學運老鬼的名義向老中青三代宣揚其實就是港獨的思潮來源,是否比本土派的本土主義更有影響力?

至於聲明把八九民運等同為雨傘運動,「學界一直堅持平反八九民運、毋忘六四屠城,除了是悼念在天安門獻出年輕生命的義士,更是繼續活出民主自由精神的表現。」作為受八九啟蒙的一代學運人,對此我實在無法認同。這份聲明不代表我,甚至是我輩需要繼續努力不懈去對抗的一股力量。八九期間最觸動我的是《國際歌》以及中國共產黨革命歌曲所展現的精神與力量,也是近三十年來仍然影響著我的精神。看到聲明說八九民運的學生們的精神,與雨傘運動青年「拒絕被赤化的決心……並無迥異」,我認為對當年的許多人來說,這是一種侮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