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400

這牌子的米粉已經食了三年多。

以往一向幫襯「孔雀牌」,直至三年前,朋友費人送了一包「霸王花」給我俩,粉條小小,條條彈牙,醒神可口,一吃傾心,回不了頭迎孔雀。前幾天阮歡買回來的「霸王花」,換了一包八個粉餅的新包裝,比先前的一包六個多了兩個,可見它在市場上經已有一定吸引力,擁有它的一批粉絲 (米粉的粉絲,哈)。

今天,早餐不是平時經常吃的麥皮,轉轉口味,來一碗「即食海帶芽粟米素餃豉油麻油撈米粉」並撒上黑芝麻,流口水吧。。。

拆開這袋「霸王花八餅庄」,八個粉餅被一層薄如微波爐保鮮紙的膠紙緊緊包裹著。怎麼,現在連米粉也如此矜貴,要「袋中袋」包裝?!自從跟歡喜吃米粉的阮歡一起生活之後,我們買過來自本港、大陸、澳門、台灣和泰國等等十個八個牌子的米粉,從來沒見過雙層包裝的米粉!心中一沉,難道要從此將它列入黑名單?

三個粉餅在沸水中漸漸散開,此時身旁的阮歡狠狠讀出印在包裝袋上的四個字:「香港專賣!」吓!因為是賣給香港人,所以要包多一層膠?香港(人)還不夠膠(用)嗎?我上網查看「霸王花」米粉的資料,不看猶自可,一看撻低咗。原來早在 2011 年已公佈,這米粉含基因改造成份……怪不得!怪不得這麼好吃!

IMG_6412

記得初嚐它之時,我一邊稱讚,一邊其實心生疑惑:這米粉口感新穎,與傳統米粉大有分別,會不會是加了些什麼成份進去?或是用了什麼「高科技」卻不健康的製法……可是,口腹之慾蓋過了求知慾,當年沒去查明,現在才去看包裝袋上列出的成份,除了大米和水,還有粟米澱粉;我俩都喜歡的那種口感,應該就是來自粟米澱粉。

我再到處搜尋粟米澱粉的資料,讀到《蘋果》這篇 2013 年的報導,內文恰好解答了我的疑問:「米粉加入粟米澱粉是要增加口感韌度……」繼續讀下去,又撻低一次 (剛剛才奮力爬起來)!報導說,2013 年初,台灣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做過測試,根據蛋白質含量來推算米粉的含米量,以台灣標準,蛋白質須在 5% 以上;經過化驗,發現九成台灣製造、也在香港售賣的米粉,蛋白質含量 (即含米量) 極低,有些牌子甚至是零。是零!這份報章於 2013 年委託香港政府化驗所做檢測,發現一款 Made in Taiwan 的米粉,和另一個很多香港人都認識的本土超市惠康品牌「御品皇」的米粉,蛋白質含量都只有 0.4%。換句話說,人們現在入口的各式「米粉」,有些其實根本不是米粉了。有營養師說,米粉不是吸收蛋白質的主要來源……對,我吃米粉不是為了吸收蛋白質,但我是想吃到以米製成的粉,吖嘛。

對比一下「霸王花」新舊兩個包裝袋上面的營養資料,舊包裝是每 56.7 克食用份量含 5 克蛋白質,新包裝是每 50 克食用份量含 2.8 克蛋白質,即是「香港專賣」的米粉含米量減少了接近一半,膠就增加了一倍。真妙啊!

寫到這裡,怎樣思考下去呢?世界糧食危機?科學技術扣連住的政治經濟問題?人口膨脹問題?生態環境問題?我俩平時的衣食住行可算節約簡單,但現在連吃個米粉也要納入鑽研範圍了,還可以說是簡單麼?我們還可以怎麼做?……

繼續咀嚼報導,啊!有這一句:「台灣進口的粟米澱粉,成本僅是米價格一半,製作真正的純米米粉耗時費工,一週產量最多 600 公斤;若以粟米澱粉為原料,一天可以出產 4,800 公斤,每日產量相差 50 多倍。」一週和一天的產量之差實在是太大了!想想,哪一種投資價錢更吸引資本家呢?哪一種製粉技術更得資本家和科學家歡心呢?人口 (勞動力) 增加還是減少,會令資本家拍手叫好呢?將大量土地種米,還是種粟米,會使資本家雙眼發光?

還可以怎麼做?回頭找孔雀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