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下午,歐巴馬在日本三重縣伊勢的G7高峰會結束後,直接到了廣島;作為戰後第一個訪問原爆地的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廣島之行比G7更博得國際媒體版面的報導,同時,像國王一樣受到日本的歡迎。 在一個半小時的訪問中,他除了參觀原爆資料館,到和平公園獻花,便是發表了一篇簡單的致詞。在美國加緊以「再平衡亞洲」之名實為遏制中國「再支配亞洲」的腳步中,再加上,作為美國在亞洲最大附庸國的日本日益走上軍事擴張主義的當頭,歐巴馬在廣島的致詞必然帶著高度的政治表演。致詞中,為了達到其既定的政治目的,以多層的偽善掩蓋其野心,不但數度轉換身分,甚至顛倒其身分進行劇場式的表白。

首先,他變身成一個神父感人地說: 「我們來到此地沈思,在不久之前的過去,恐怖的力量被釋出了。我們來此追悼亡者,包括10萬的日本人男女老幼,數千名的朝鮮人和數十名的美國俘虜。這些亡靈向我們訴說,要我們捫心自問,探究我們是什麼……」。

接著,他又變身成一個真誠的歷史家,反省說: 「我們有共同的道義責任,必須正視歷史,問自己,我們今後如何做,才不會讓那樣的痛苦再度發生……。」

最為顛倒是非之處,明明是核武戰士的歐巴馬卻變身成「反核反戰」的人士,宣稱: 「我們未必能消除人類作惡的能力,但像擁有核武庫的我國,我們必須有勇氣避免恐懼的邏輯,去追求一個無核的世界,我們可以開創一個程序最終銷毀這些核武庫……我們必須改變戰爭的思維方式……。」

這使人想起了七年前,2009年4月,以「改變!」一句口號的改革姿態,帶著萬方期待的新當選的歐巴馬總統,站在歐洲中心的捷克布拉格市中心,在熱情的群眾面前演說,誓言:「創造一個沒有核武的世界」,台下群眾有人歡呼有人為此流淚,國際媒體也濫著陳腐的制式讚美,包括了曾挨過第一顆原子彈反核意識普遍的日本人在內。

因此,歐巴馬榮獲了諾貝爾和平獎。

一、「末日之鐘」前的偽善

事實上,七年來歐巴馬不但沒有實現「沒有核武的世界」,還建立了更多核武工廠,製造更多核武,更多核彈頭,更多核武傳輸系統。在其任內,單單生產核彈頭的支出就高過其他的前任總統。 不僅如此,歐巴馬最近還通過了一兆美元的天量預算,計劃在未來數十年內「現代化」美國核武庫,這等於遺贈給後繼總統一份花不完的核武預算。 美國現在正規劃建造搭載新型洲際核導彈的核武潛艇艦隊,同時創建新陸基洲際核導彈,新的核武轟炸機,新的陸基海基戰術核戰機。此外,還發展新的核武指揮控制系統,使美國可以打一場更加「實用且可管理的核大戰」。

現在,美國擁有七千發核彈,部署在全世界各角落,從地面、天空到海底。從布希政權以來,美國積極發展新型核武,特別著重小型核武開發,現在有一種叫B61-12的小核武,平均重量只有320公斤,以超音速機搭載,五角大廈表明,將在2020年開始大量生產。這使核武更容易使用,亦即,更容易發生核大戰,前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詹姆.卡本特說:「越小型使核戰越具可行性」。

美國在全世界的80個國家中有近1,000個軍事基地,這些基地就是美國霸權在全世界的鷹爪,五角大廈全球無限戰爭計劃的活動基地,在全球各地隨時可發動攻擊。現在,美國已在東歐國家靠近俄羅斯邊界部署大軍,數量超過二戰時德國納粹的軍隊。波蘭正在部署對俄的飛彈防衛系統MD;位於黑海邊的羅馬尼亞則已啟動了MD。這些都對著俄國的戰略心臟地帶。

俄總統普丁說:「這些飛彈防衛系統並非只為了防衛,是戰略性進攻的一部分,是核威嚇的擴大」。實際上,MD旨在建立戰略優勢,並非是為了防衛,而是為了先制攻擊。 6月18日的路透社新聞刊出了一則醒目的大標題:「『大危機』:美國、北約飛彈威脅俄羅斯,普丁說:實際情況有多危險,我知道,他們知道(指美國、北約),但是一般人卻不知道」。這是指6月17日在聖彼得堡舉行的「國際經濟論譠」上普丁的發言。他又加了一句話:「西方政府矇蔽了他們媒體的眼睛,因而誤導了西方民眾,不知道核戰事態的嚴重性」。

在亞洲,眾所周知,自從歐巴馬在2011年宣稱「Pivot to Asia」(樞軸亞洲)——亦稱為「再平衡亞洲」,航母、軍艦、潛艇都從大西洋開到太平洋來,在日、韓、關島等亞洲基地部署了九萬軍隊,到南海宣稱「航行自由」,實為橫行霸道,挑釁中國。美國與日本與早已部署了共同的「薩德」,年初還喧騰要在韓國部署薩德,企圖構建美、日、韓的共同薩德,瞄準中、俄的戰略心臟。

在歐巴馬偽善地宣稱「追求無核世界」之際,現實世界已處於核武戰爭的前夕。2015年1月,原子科學家公報已把有名的「末日之鐘」(Doomsday clock)向前撥快了兩分鐘——亦即,此刻距離世界末日的午夜12點只剩下3分鐘(11點57分)。公報解釋撥快末日鐘的主要原因,在警示核武戰爭的威脅已迫在眼前,是30年來第一次,當然這是美國總統歐巴馬一手造成的。1983年,末日鐘曾撥到與今天相同的距末日三分鐘,那時雷根政權發動了對蘇聯的核武演習,刺激了蘇聯的回應,差點釀成世界末日——那隻誰都沒見過的黑天鵝。

二、美國戰爭機器野蠻地重回越南

歐巴馬的亞洲「畢業之旅」,在偽善、背理與欺瞞的背後,實際貫穿著美國一貫的野蠻的「再平衡亞洲」(包圍中國)的戰略圖謀。 在登上廣島和平公園的前幾天,歐巴馬先踏上了越南的土地。

在這片土地上,美國從1955-1975年,20年間發動了史無前例的侵略戰爭。從空中、地面殺害了四百萬的越南人民,所投下的炸彈總數超過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量;從空中灑下了兩千萬加侖的橘劑(落葉劑),荒廢了越南森林良田,毒害了千千萬萬可憐的越南人民;還越境到柬埔寨、寮國殺害了兩百萬人。 在重回到這個美國犯下的巨大戰爭罪行的現場(所殺害的人數遠遠超過廣島,況且,越戰是明明白白的美國對越南的侵略戰爭),歐巴馬對這犯罪歷史卻傲慢地視若無睹,好像沒發生過一樣,不像在廣島為10萬生靈追悼,還反省說:「必須正視歷史……」,雖然是偽善的。

在河內的歐巴馬與在廣島的歐巴馬完全相反,連歷史的修辭都不要,無恥地就呈露出新帝國主義野蠻的胳膊,毫無遮掩地販賣殺人武器給越南去對抗中國,以圖利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肯為首的戰爭販賣集團(John McCain,在越戰期間曾被北越俘虜,積極到各國去搞顏色革命,前幾天還到台灣無恥地要求蔡英文提高國防預算到GDP的3%);且推銷TPP、推銷自由人權,以擴大美國在越南的市場,排除中國和俄羅斯在越南的利益。

三、消費「廣島受難」的新軍事同盟

歐巴馬訪廣島受到日本民眾的熱烈歡迎,各大新聞媒體也充滿玫瑰色的期待,說這是步上和平、安全的第一步,走上無核世界的大道。其實,這種歡迎和期待與當下大多數日本民眾的兩大根本意識(也是病根)有關。

一是歷史意識,也就是有關二戰史觀的問題。另一是反核意識,從二戰受到廣島、長崎原爆的教訓以來,反核意識一直深入日本民心,再加上3.11福島大核災的衝擊,反核運動更成為日本最大的社會運動,廣島吃了第一顆核彈自然就成了反核象徵。

至於二戰史觀的問題,就充滿了曲折和扭曲。日本戰敗後一直到70年代,侵略史觀(或加害者史觀)一直是主流,然而,隨著美國直接佔領,隨後的冷戰間接統治扶植了日本右翼保守政權,同時歷經了經濟高度成長,使否認「侵略史觀」的右翼史觀隨之不斷成長。80年代後,在新自由主義風潮下,右翼史觀不斷壯大,開始公然批評「侵略史觀」為「自虐史觀」,不但否認南京大屠殺、七三一部隊、慰安婦、三光作戰等,還顛倒是非地鼓吹日本侵略戰爭有功論,宣稱日本侵略戰爭是「自衛戰爭」,大東亞戰爭是為了把亞洲從歐美統治解放出來的「解放戰爭」。其中有一似是而非的觀點,就是把日本戰敗簡單化為只敗給美國,特別強調了日本是敗給美國的兩顆原子彈。這不但矇蔽了日本侵略中國以及中國抵抗日本侵略戰爭的重大史實,且把日本侵略戰爭扭曲成只是「日美間的大戰」(兩個帝國主義間的戰爭)。認為是美國向日本投下了最殘暴的史無前例的原子彈,毀滅了廣島、長崎,才逼使日本投降的。因此,廣島的犧牲就被右翼轉化成「日本是美國殘無人道的核爆的犧牲者」,完全抹去了廣島核爆是日本侵略戰爭的結果。於是,廣島受難就被轉化成日本是戰爭的「受害者」。 結果,原來的日本「加害者史觀」就完全被顛倒成為日本「被害者史觀」。

因此,每年的8月15日,日本政府一定盛大舉行「廣島受難日」大大宣揚日本的戰爭受害意識(相對的,參訪靖國神社,就在頌揚侵略戰爭死者為愛國的衛國烈士)。久而久之,以廣島原爆受害者為象徵的日本戰爭殘害史觀,便漸成了當今日本主流的二戰史觀。 在這樣普遍的顛倒的二戰歷史意識中,70年來第一位到訪廣島原爆地的美國總統,當然受到日本民眾和媒體的盛大歡迎和期待——期待投下核彈的美國總統悼慰「受害者日本」(要美國抱抱),一種集體病態心理。

歐巴馬機巧地迎合日本民眾的這種主流意識,在廣島Cosplay(costume play的簡稱,意為角色扮演或化粧舞會)了追悼亡者和宣稱「無核世界」的戲碼,達到了核爆加害國美國和受害者日本和解的戲劇效果,替日本安倍完成了向內外宣示戰爭被害國的形象,滿足了日本民眾「無核」的心願,最終贏得了日本民眾的掌聲和眼淚。雖然歐巴馬並沒有「道歉」(因為考慮到美國國內和其他日本侵略戰爭受害國的反彈),但這已不是重要的問題了。 歐巴馬和安倍都心知肚明,這只是一場兩人轉的政治戲碼,通過它可統合日本國民意識,為安倍的軍擴主義和瘋狂的反中國路線背書,真正的目的在加深加強日美全球軍事同盟(當然,不是平等的同盟)和經濟統合(TPP)。就像去年底,美國通過施壓日本和韓國達成慰安婦的「合意」,促成日、韓、美的軍事同盟一樣,是同一脈絡的。 安倍拉歐巴馬到廣島,目的在正當化其右翼的戰爭受害史觀,抹去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並讓歐巴馬認證其反中國的軍擴主義路線(毀棄和平憲法通過「集體自衛權」,實為「集體攻擊權,還有擴張日美安保制),以作為新日本軍國的出發點。歐巴馬則拉攏並激勵安倍的軍擴體制和對TPP的積極作為,把日本的軍事、經濟全納入其全球霸權體制下,作為美國再平衡亞洲遏制中國的主要發動機、樞軸。

四、戳破偽善

然而,就在歐巴馬偽善的追悼廣島死者和安倍得意地在廣島擁抱新軍事同盟之際,琉球發生了美軍姦殺日本女子案件,憤怒的琉球人發動了史無前例大抗爭,要求歐巴馬道歉,歐巴馬卻堅不道歉,這尖銳地戳破了歐巴馬的偽善,以及「和解的軍事同盟」的假像,暴露了美國在軍事政治上殖民日本的真相。
另外,當歐巴馬和安倍在廣島虛構日本戰爭受害的歷史假像之時,韓國人廣島原爆犧牲者平反運動在場外抗議,數千名韓國人廣島原爆犧牲者的存在,恰恰突出了日本殖民主義軍國主義的罪狀。
還有,就在歐巴馬在福島宣示「無核世界」的前三天,5月24日的Epoch times報導,日本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推進公司的最高負責人增田尚宏,終於公開承認找不到六百噸的融溶爐心(鈾棒),可能已沈入核電廠地底,迄今日本沒有取出它的技術。六百噸的熱溶核棒將在日本地底繼續嘶嘶作響進行核分裂,威脅著日本的安全和存在的根底,這可能要數百萬年後才會終息,誰都不知道這將造成怎樣的巨大災難。這殘酷的核災難嚴厲地揭穿了歐巴馬和安倍的偽善。

2016年6月22日 完稿 海峽評論六月號 (6月30日再改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