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覺得現在香港的外國地名翻譯都跟從大陸做法。我曾經在課上遇過對此嗤之以鼻的學生,昨天又在臉書上碰到類似的說法。

地名翻譯是讓人很頭痛的地方。我從事翻譯工作多年,一直很感激大陸出版高質素的地名翻譯辭典,亦體會到能夠因此統一外國地名翻譯,對於知識的傳播與溝通有很大幫助。

案頭的《外國地名譯名手冊》,中國地名委員會編,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一九九三年初版,我手上的是二零零六年版。它僅是中型本,已收集了九萬五千多個條目。

IMG_0319

一九九四年,我第一次在報館做外電翻譯,那裡有一套上、下兩大冊地名翻譯手冊,也是大陸出版,規模是我手上的中型本的四倍。每遇上外國地名,報館翻譯們都會在這裡找答案,大部分時候也總能夠找到答案。

在我看來,這不是大陸或香港翻譯的問題。如果香港能夠像大陸那樣出版高質素而又全面的地名翻譯辭典,我不介意全部地名改用「香港」的翻譯。

對我來說,大陸地名翻譯辭典代表了科學性、系統性,以及嚴謹與認真的態度。我手上這本地名譯名手冊用了很長篇幅解釋外國地名的譯寫通則,包括以羅馬字母和非羅馬字母為通用文字的國家的地名。稍有接觸過大陸地名譯名辭典的朋友,應該都會發覺中譯名稱都很有系統;使用者甚至能夠通過譯名稍為認識原語言的拼寫原則。

 IMG_0318

眾所周知,香港至今都不可能出版我上世紀九十年代在報館工作時使用的兩大冊地名翻譯辭典,甚至連我手上這本中型號也不可能會有。這當然與兩地的社會制度差異有關。如此大量、精細的辭典翻譯與編寫工夫,沒有什麼商業價值可言,還需要有足夠的英語以外的外語翻譯人才,在富有的香港社會做不到,在備受資本主義陣營歧視的新中國卻做到了。

新中國對人類文明、跨文化溝通與認識的貢獻,不是我們這些香港人有資格「鄙視」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