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執政末期鬧得沸沸揚揚的課綱爭議,在蔡英文520日上台之後反而歸於沉寂,彷彿問題自蔡英文執政之後就不復存在了。有人說,蔡英文就像「女版馬英九」,這樣的說法當然有其道理,例如在部分重大議題上模糊行事、不明確表態。但在課綱問題上,蔡英文可能比馬英九更為緊抓,也將更為意識形態導向。當然,有了前朝的經驗,蔡政府對於課綱的操作,肯定將會更加地細緻。

這樣的判斷並非憑空想像,而是從蔡政府在教育相關人事任命上即可見一斑。尤其是教育部長潘文忠,以及「課程審議委員會」專案研修小組召集人莊國榮,此兩人的任命可以視之為未來課綱與教科書大動干戈的布局,新政府主導課綱修訂的團隊亦於焉成形。

首先,蔡英文選擇潘文忠擔任教育部長,就很值得玩味。據媒體報導,蔡團隊原先屬意的人選是原教育部次長陳良基,看重其銜接學界與產業界的能力;但行政院長林全最後公布的教育部長卻是出身自國小教師的潘文忠,宣稱他豐富的教育業務經驗得以專注於處理國教問題。事實上,潘文忠最後取代陳良基出任教育部長,其背後的政治用意恐怕不如林全說得那般簡單。

潘文忠仕途之中的貴人,都是民進黨執政時期的高官要角;換句話說,他是民進黨從基層鎖定,進而一步步培養出來的教育行政官員。蘇貞昌任台北縣長時期,起用潘文忠擔任教育局長。20061月蘇貞昌成為行政院長,潘文忠也跟著從地方進入中央,同年3月任教育部國教司司長,後來又轉任教育部主任秘書一職。

20085月二次政黨輪替,國民黨馬英九主政,潘文忠仍然在教育高層佔有一席之地。200911月,潘文忠改任國立編譯館館長;2011年國立編譯館併入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的審定工作也改由國家教育研究院負責,該年3月潘文忠即調任國家教育研究院副院長。因此,具有濃厚綠營色彩的潘文忠,在馬英九任內,卻長期位居要職,主管教科書的相關業務。

馬政府所推動的課綱修訂,宣稱要在史觀上「撥亂反正」,但顯然結果是愈撥愈亂。原先具有綠營或台獨立場的課綱委員,雖然有人辭職有人被撤換,但於事無補,因為幾位台獨學者又被「行政副院長」潘文忠主導的國家教育研究院聘為歷史教科書的審定委員。就算課綱修訂企圖扭轉原來的「台獨化」與「皇民化」傾向,但部分版本教科書仍然維持原有論述,同樣可以取得教育部的審定執照,形成了教科書審定委員「打臉」課綱修訂委員的怪異現象。後來其中一個版本的歷史教科書,課文站在日本殖民者的立場,將台灣先民的抗日運動描繪為「獨立自主的意志並不堅定」、「對日本當局之近代式殖民統治沒有深刻認識」、「有的衝動、有的迷信,帶有濃厚的前近代舊思想,未有理想做整合工作」,也將日本發動的侵略戰爭稱為「聖戰」,並稱「慰安婦的來源除風塵女子外,也有自願到海外從事慰安工作的婦女」……等等扭曲歷史事實、罔顧歷史正義的論述,都是教科書審定委員「打臉」課綱修訂委員的產物。

當馬政府有意處理教育高層的綠營障礙時,201412月潘文忠被民進黨台中市長林佳龍挖角轉任台中市副市長,他所留下的課綱與教科書之爭,隨著馬英九任期將屆、反撲勢力不斷襲來,只能走入死胡同,從課綱修訂上綱為無解的意識形態鬥爭。如今,具有豐富課綱與教科書操盤經驗的潘文忠,在蔡英文上台後再度捲土重來,而且一躍成為教育部長,521日潘文忠就任的隔天便火速宣布廢止2014年的高中國文和歷史微調課綱,顯然他在接下來課綱修訂與教科書審定的戰場上肩負起重責大任。

另一方面,在綠營掌握多數席次的情況下,今年517日立法院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其中的要點是:中央主管機關應設課程審議委員會,並分為審議大會及分組審議會。審議大會設置委員4149人,由政府機關及非政府機關代表組成,政府機關代表由教育部提名後,送請行政院長聘任之,且人數不得超過委員總人數四分之一。非政府代表之審議大會委員,則包括專家學者、教師、校長、家長代表等,並首度納入學生代表;再經由立法院推舉1115位社會公正人士組成「課審會委員審查會」,經過半數同意後,送請行政院長聘任之。

至於「課審會」到底如何運作,教育部仍在摸索中,因而「黑箱」成立了「專案研修小組」,並且「黑箱」專案委託了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助理教授莊國榮擔任召集人。莊國榮其人其事不該為社會所遺忘,李扁時期主導台獨親日教科書的杜正勝,其重要左右手就是莊國榮,擔任教育部主任秘書一職。在堅定的台獨意識形態下,2007年莊國榮負責將中正紀念堂的「大中至正」匾額拆除,並更換為「自由廣場」;他也經常脫口而出引起社會公憤的爭議言論:「馬英九很娘」、辱罵馬英九父親「乾女兒變『幹』女兒」、「馬英九給我的感覺就像個小孬孬」。2014年馬英九執政期間的太陽花學運,莊國榮現身支持時發表演說稱:「有的人死得像馬英九一樣,完全沒有光彩、完全沒有尊嚴,最後變成了一個廢物,變成了一個台灣大家都記得的廢物!對台灣造成重大傷害的廢物!像江宜樺,墓誌銘已經寫了,就是血腥鎮壓、無恥的學者!」這番充滿高度仇恨與人身攻擊的言論,反而讓莊國榮被支持者吹捧為「先知」。

然而,正是這樣一位不僅僅具有排他性的台獨信仰,同時又帶有法西斯味道的學者,在蔡英文執政後復辟成為研擬「課審會」運作與架構的負責人。這樣的人事安排在蔡英文520日正式就職之前便已經悄然運作,44日莊國榮在《自由時報》發表《從芬蘭新課綱看台灣未來教育大計》一文,表達他對未來課綱的設想;519日又在《蘋果日報》發表《從此終結黑箱課綱》一文,為將來學生參與課程審議大會、「自己課綱自己審」而辯護。在潘文忠上任教育部長之後,莊國榮便以專家的身分搖身一變成為課審會專案研修小組召集人,而其組成清一色全部都是親綠的獨派智庫「台灣智庫」(現任董事長為台中市長林佳龍,執行長為莊國榮)的成員。

教育部616日召開課審會議記者會,莊國榮表示課審會的學生代表以高中生以上較妥適,主要以大學生及研究生為主。618日教育部再召開課審會學生代表遴選諮詢會,莊國榮指出學生代表的遴選將先成立「全國性學生遴選委員會」,凡有意願的學生均可報名參加遴選委員會,報名人數不設限;接著再開培訓會議,投票互選出50人的「遴選委員」。18日的諮詢會結束後,教育部長潘文忠要學生們鼓掌感謝莊國榮的幫忙,教育部次長陳良基還邀請去年反課綱運動期間攻入教育部而被捕的學生們參觀部長辦公室。

截至718日的資料,共有195名學生報名擔任遴選委員,其中111人自我推薦當課審委員候選人,包括2名小學生、4名國中生,其他都是高中生到研究生。其中,反課綱運動的主要參與者、曾公開宣稱「如何證明慰安婦全部都是被迫」的林致宇,也以「捍衛教育青年陣線」名義參與遴選。教育部預計8月課審會就能開始運作,審議十二年國教課綱。

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直言批評讓小學生參與課綱審議,「胡鬧到極點」。但是,學生代表參與課綱審議並不見得是壞事,也不會是審議過程中的要角。其他多數的審議委員還是由民進黨政府選派的,還包括了經由立法院同意的「社會公正人士」。因此,學生代表的遴選不過是一場戲,就是在替民進黨政府大修課綱與教科書背書而已。

自李登輝推動《認識台灣》教科書以來,台灣中學教育課綱與教科書變革的烽烽火火已持續超過20年。可以預見的是,課綱烽火即將減弱、甚至是熄滅,因為拒斥中國的兩國論思維已經是社會的主流(尤其是青年一代),這不只是李扁推動「去中國化」教科書的結果,更是兩蔣「反共」教科書一路沿襲下來而成的惡果。兩蔣時代的中國民族主義教育,是以反共為最高前提的虛幻想像,這具國民黨式的中國稻草人,與其後李扁奉行的反中、抗中、拒中、仇中,以及當代國民黨的獨台路線,不過是一體兩面,都為台灣國族建構所需的認同教育提供了充足的思想彈藥。如今,民進黨政府的史觀以及國族認同,與台灣人民的主觀願意已經合為一體,並無扞格。

課綱與教科書是國家機器意識形態宣傳管道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認清這一點之後,可以預見未來以課綱與教科書做為史觀與歷史正義的鬥爭戰場將會愈來愈缺乏著力點。兩岸關係從過去八年的和平發展轉入冷對抗,各種新的矛盾與衝突亦將隨之而起,歷史認識與歷史論述(以及衍生而出的認同問題)是此新形勢下問題叢生的冰山一角。因此,單單以「台獨」做為指責與批判的理由將會逐漸的失靈、失效,而且只會加深兩岸的對立(尤其是社會與人民的層次)。要想扭轉錯誤史觀,重新理解台灣社會主流意識形態的原因與結構,以及分離主義的發展階段,對於兩岸而言應該是刻不容緩的當務之急,才能在課綱與教科書之外開展出有能動性的新戰線。

(本文原載《海峽評論308期,20168月號;刊出時略有修改,以上為原題原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