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向日本道歉大賽」開跑!

上周網友爆料台灣「麵鬪庵」分店是「山寨」的,並貼出日本奈良原店聲明「狠打臉」(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店家並非以「中国語」〔ちゅうごくご〕來指稱「中文」,反而是罕見地使用「台湾語」一詞)。各家新聞媒體紛紛報導此事後,大批的台灣網友到「麵鬪庵」日本原店Facebook留言「道歉」(見文末附圖)。【註:「面鬪庵」是位於日本奈良的烏龍麵店,以「福袋烏龍麵」聞名,尤其深受台灣遊客喜愛。】

螢幕快照 2016-08-01 下午4.32.18
「麵鬪庵」日本原店貼出的「台灣語」聲明。(網路圖片)

原來只是店家與資本之間的糾紛,與民族、文明無涉,但因對象是日本,立刻就腰桿一軟,上綱上線,留言道歉,令人費解。難道是想在「文明」的日本面前,澄清台灣絕不「野蠻」嗎?此作法宛如複製龍應台「請用文明說服我」的神邏輯,但絕非萬靈丹。

日前台灣發生的遊覽車火燒事故,24位大陸遊客罹難,只差3分鐘的車程,客死異鄉。卻未見「文明」的台灣人表達歉意,反而冷嘲熱諷,怪罪於「陸資一條龍」,而蔡英文總統也同樣神隱不見人影。但是,不過為了一碗滿載民族想像與認同的烏龍麵,就能第一時間向日本店家鞠躬道歉。

就算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台灣人也不是日本國民,只能是二等國民,在台日本人辱稱台灣人為「清國奴」(チャンコロ)。蔣渭水在面對日本人檢察官時,則義正辭嚴地說:「台灣人不論怎樣豹變自在,做了日本國民,便隨即變成日本國民,台灣人明白地是中華民族即漢民族的事,不論什麼人都不能否認的事實。」所以,無論怎麼道歉,台灣人也不會搖身一變成為大和民族;夢想成為日本的「國境之南」,也永遠只能是主觀願望,不可能是客觀事實。

此前有台灣網友在Facebook發起「第一屆向中國道歉大賽」,意在區分你我,帶有挑釁意味的突顯虛幻主體性。而「麵鬪庵」事件之後,不需要有人發起,便主動「向日本道歉」,則是意在表達政治忠誠,既帶有臣服意味,又自我取消了成天吶喊的「主體性」。

蔡英文以上對下的尊貴姿態向原住民「道歉」;台灣網友則以下對上的愧疚心態向日本「道歉」。這些道歉都只維護了現有的統治結構與權力關係。

「清國奴」看不起「強國人」,又對日本人低聲下氣,無視於日本過去的戰爭暴力與殖民罪行,既沒有轉型,也缺乏正義。一碗烏龍麵,聲聲道歉,自我殖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