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新界西票王朱凱迪提出的新界原居民丁權問題繼續成為焦點。筆者在《反對「套丁」,所為何事?》一文質疑朱凱迪把所有原居民抹黑為特權階級,是別有用心。本文將進一步探討,朱凱迪針對丁權與套丁的倡議將會帶來什麼實質後果。

(一)

尾崎崇實及 Patrick Wong 先後在臉書的討論承接周顯較早前在報章發表的評論,指取消丁權與套丁將會為發展商省下「套丁費」、「補地價」等成本。在此,我想補充,相比起日後建屋之後賣得的價錢,對大小發展商而言,「套丁費」、「補地價」等成本還是可以接受與控制的範圍。與之相比,與原居民就套丁及丁地問題磋商,動輒多年,這個時間成本與不可測性對地產商來說才是最關鍵的——我在上文討論的其中一個個案裡,原居民與發展商前後談了二十年,原居民還是沒有賣出土地。而且,要向個別原居民收集丁權,必須有充分的地方知識,如哪位男原居民尚未行使丁權,誰又急著套丁套現,等等,因此熟悉當地環境與掌握人脈關係的中間人角色十分吃重,而這些中間人往往也是村民鄉民。

若如朱凱迪所願,丁權廢除了,會有什麼結果?屆時,所有低密度房屋發展都是香港「正常」土地市場的範疇,意思就是說,發展商日後不用再面對丁權這個「異常」的類別,也不用跟「鄉巴佬」這樣「麻煩」的老粗討價還價。發展商日後只須與政府官僚交涉,聘用足夠的專業人員與顧問——城市規劃、測量、律師等等,就可以與政府就全港九新界土地規劃問題,依據同一套法律與規則去討價還價。這是一個標準化過程,什麼地方知識、地方情報都不再需要。可以看到,大地產商在這個過程中有絕對優勢;丁權存在時,小型發展商(也就是社運口中的「土豪」)在個別地區因擁有地方知識,是尚有相對優勢的。

我不是說,丁權與套丁沒有問題,而是必須全盤考慮香港現時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情況,我們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政治經濟結構。光針對丁權與套丁,是假設所有原居民都是「黑、商」,這不公道也不是事實。同樣地,以為取消丁權與套丁、全港土地市場納入「正軌」之後,就可以解決香港的房屋與規劃政策向利益階層傾斜的問題,也不是現實。

(二)

在「文明人」眼中,只有專業、技術、法律用語才是可接受的。鄉巴佬不按章法,粗口爛舌,(咀裡)喊打喊殺「燒你全家」,不玩文明的一套規則,在朱凱迪及其小資文青粉絲眼中,十分可怕、「黑」、「野蠻」,是需要清除的一群。

朱凱迪們不會告訴大家的是,法律制度本來就是資產階級統治制度的遊戲,「法律面前 人人平等」只是空話。誰有能力操控立法,誰有能力聘請律師團隊鑽法律的空子,誰才掌有權力。文青與小資聽到老粗一句「打X你」就很害怕。同樣地,沒有豐厚身家或社會資本的老粗聽到資產階級一句「我給你發律師信」、「法庭見」(更往往以英語為媒介),一樣很害怕,而且法律對他們的不公平是結構性的,不因人們的主觀意志而轉移。

丁權是大英帝國掠奪中國土地而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因為原居民組織起來,歷年來沒有得到「解決」。現今,在全球資本主義全面進逼之下,新界這片香港最後的蠻荒野地,也正在全面被納入官僚-資本-法律規劃的「文明遊戲」當中。如果占領中環與雨傘運動是從香港的核心地帶引進普選這個有利全球資本的遊戲,朱凱迪就是以「環保」,「綠色」等幌子,從北面推進,掃除原居民這些「不潔分子」,配合反共、融入全球資本主義的議程。這個推進過程之對於土佬土婆的粗暴程度與影響之深遠,比起原居民的粗口爛舌,實在是大大巫見小小巫。

我在《反》文裡指出,朱凱迪反對套丁,最受影響的是原居民當中沒權沒勢的一群。尤有甚者,朱凱迪片面針對丁權、套丁,只是掃除丁權這個「異常」的土地發展模式,協助大地產商更無縫、更無障礙地賺取利益。

可以看到,朱凱迪的反丁權議程既充滿階級歧視,而且效果上是在協助大資本家。

(三)

朱凱迪高調反對丁權與套丁,但這與解決香港擠逼的居住問題沒有關係。他把新界抹黑為「官商鄉黑」的煉獄,以「土地正義」的姿態出現,只是通過社運動員「清洗」新界的鄉巴佬與政治異見者,希望新界成為「自己人」的「新界」,成為小資、文青、社運的反共反中基地。這樣的議程,才是最令人不齒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