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届立法會選舉,朱凱迪在新界西以八萬多票當選,隨後接受網絡傳媒訪問,說他把這次選舉視作香港民主運動的實驗,「唔同嘅社區由下而上,都可以建立強大嘅團隊。有基層,有中產,有富裕嘅人……唔單止係立法會,我希望帶俾所有香港人。」(註 1)朱凱迪的合作夥伴陳允中把他視為理想主義的代言人,代表了「本土」的另一種可能(註 2)。

一,「理想」

如果朱凱迪真代表了一種理想主義,那個理想具體是什麼?綜觀而言,就是「另一種」香港發展的規劃:新界棕地(即現用於停車場、貨櫃場和儲物場的荒廢農地)興建公屋和居屋,新界綠地保留作農地或作城市綠化帶,基層住公屋,中產基層住居屋,富裕的人住鄉郊。這與港英殖民地政府從 1960 年代開始以公屋、居屋和私樓劃分的城市發展劃規沒有兩樣,只是「富裕的人」這個類別現在多了中產和小資兩個群體。

檢視一下朱凱迪及其支持者打造菜園新村的物質基礎,就更加清楚說明問題。眾所週知,菜園新村前身是石崗菜園村,因為政府收地興建高鐵,朱凱迪們發動村民起來抗爭,150 戶村民得到總共 3 億 3 千 6 百萬(33,600,000)元賠償(註 3),按大約平均每戶 2 百餘萬元計,最後和朱凱迪們買地另建菜園新村的 47 戶村民,大約擁有 1 億零 5 百萬(10,500,000)元賠償。從網上找到的資料計算,光是村民們買地和建新屋已經需要大約 4 千 8 百 55 萬(48,550,000)元(註 4)。朱凱迪自己在 2013 年就說過,菜園新村村民已在買地及重建工程上投資 6,000 多萬元(註 5)。

對中產階級來說,一個家庭擁有二百餘萬資產也許屬於窮人,但許多基層辛苦勞動一輩子也從沒擁有過二百多萬資產,而就菜園新村這個示範單位來說,二百多萬還只是買地和建屋的開支而已。我不知道菜園村村民在政府收地之前家底如何,但菜園新村建設的開支來自高鐵收地賠償則毫無疑問。朱凱迪們這個香港農業發展的示範單位是給誰看的?想過「田園生活」但又缺乏資金的小資,有什麼可能得到這至少二百多萬元的初始資金?由於朱凱迪們的理念和政綱完全沒有提及這些關鍵問題,我只能根據事實推斷:菜園新村式的生態農業發展,需要政府發展高鐵之類的工程才有可能實現。換言之,若香港所有基層都追求他們這種「田園生活」,香港必須把每一吋土地都建成「高鐵」,才足夠換來這天文數字的開支,或者甚至仍不夠。

簡言之,菜園新村式的生態農業發展必須依賴高鐵式的大型基建工程才能存在。如果朱凱迪真是「一群理想主義者」選出來的代言人,這個理想就是一個大(笑)話,代表了「本土」的另一種不可能。

難怪他當選後網上隨即有聲音質疑他是地產黨的代言人:有人觀察到他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做出民建聯和公民黨級數的拉票活動,加以他反對新界土地發展的理念與地產商不謀而合,因此質疑他的競選資源來自地產商(註 6);有人注意到選舉後新鴻基地產的股價以 52 週來最高位收市,並粗略估計新界北近六個月上車盤大概由低位反彈近三成,因此懷疑有投資房地產的持份者支持朱凱迪(註 7);土茯苓以自己在大嶼山村落居住的經驗為例,說明朱凱迪取消丁權和套丁權的要求並沒有改變香港向地產商傾斜的政治經濟結構,有損原居民勞動人民的利益,無助市區基層上樓,只有利於大地產商更無障礙地賺取利益(註 8)。

 二,「民主」

朱凱迪在接受網媒訪問時提出以「民主自決」取代本土極右翼的「民族自決」,認為他得到八萬五(不到)的高票數標誌著不再有「左膠」與「本土」之爭。他期望本土派能夠接受他的「民主自決」作為抗爭共同綱領。(註 9)

「左膠」與「本土」的確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反共抗共,區別只在於「本土」赤裸裸地看不起大陸,而「左膠」因為多知識分子,曉得用「理想」、「文明」和「民主」等標籤包裝自己。支持朱凱迪和土地正義聯盟的小資產階級都反共抗共,深受台獨和親美泛民洗腦,對中國大陸和中國共產黨非常無知,以為把朱凱迪選進立法會就可以增加抗衡專制的民主力量,殊不知朱凱迪與共產黨的關係遠比他們想像中更密切。

首先,朱凱迪在社運界崛起之前,曾去伊朗學習波斯語。伊朗自 1971 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後,基於反帝國主義和反霸權的共同需要,兩國關係一直友好,伊朗 1979 年伊斯蘭革命後受美國主導的西方經濟制裁至今,中國成為與伊朗貿易的最大國。朱凱迪在德黑蘭留學的 2005 年,中國與伊朗簽署了一項價值 1000 億美元的石油合作協議;伊朗並於 2012 年接受供應給中國的原油以人民幣結算。朱凱迪讀波斯語那所大學旁邊的車路就叫革命大道──說到「革命」,中國共產黨是老袓宗。

第二,朱凱迪通過幫助菜園村而在村民中取得崇高道德地位,從菜園新村選地、新村規劃到解決村民意見紛爭,他都有核心決策權,「他到處看地,考察每塊地的歷史,看是否適合耕作。和村民到台灣學習建村,又規劃新村的經營方法。買地的時候,由他議價傳話,建屋牌照,他有份不斷向政府示威爭回來」,他「吸收了運動(參與者)的能量,就要推動社會改變」(註 10),最終被選進立法會。通過為人民服務而取得代表人民的權力,正正是中國共產黨將近一百年來 ── 特別是共產黨未取得國家權力之前 ── 所走的道路。

第三,朱凱迪和合作夥伴在菜園新村搞的實驗規劃,要求村民實行土地集體擁有制,每個村民拿出自家 45% 土地作為新村公有耕地,由菜園新村有限公司管理,變賣這部分土地必須得到所有村民同意,餘下 57% 土地還要拿出一部分興建公共設施,每星期召開村民大會商討村中事務(註 11)。只要經歷過 1950 ~ 70 年代中國大陸生活,或者了解新中國歷史的人,對這一切都肯定有熟口熟面之感。大陸的《南方都市週刊》便引述負責規劃的台灣建築規劃師王維仁,以「人民公社」稱呼菜園新村,把它視為香港前所未有的大膽新嘗試(註 12)。

第四,菜園村本來有村民 150 戶,願意和朱凱迪們一起實驗菜園新村的村民 90 戶,現在只餘下 47 戶,成為「菜園村全體」。朱凱迪們說村民退出是因為政府打壓、鄰村為難和村民自己的個人原因,這是事實的一半。事實的另一半就是,與朱凱迪們意見不合的村民離開了,只有和他們意見相近的村民才留下來。共產黨經常因為不容異己而被批評為專制,朱凱迪們建設的菜園新村一樣不容異己。現在不同意朱凱迪們的菜園村村民還可以選擇退出、走開,假如有一天朱凱迪們如願成為特區首長 ── 他們正出盡奶力朝這方向進發,不同意他們的人還可以往哪裡走?

事實擺在眼前:如果朱凱迪們民主,共產黨也民主;如果共產黨不民主,朱凱迪們也不民主。反共不等於民主,民主也不必然反共。朱凱迪所說的「民主自決」,誠實一點的說法應該是「反共自決」才對。

 三,共產黨

當然,朱凱迪們與中國共產黨其實有著徹底根本的不同。

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浴血奮戰,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殖民主義三座大山,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為指導走社會主義道路,改變生產關係和財富資源分配的政治經濟制度,為勞動人民當家作主創造物質和社會條件。

朱凱迪們從不打算改變香港及世界性的帝國資本主義結構,只打算在目前有利於資產階級和大地產商的社會制度中,以「民主」之名混淆視聽,爭取基層和小資支持,攫取自身的政治權利和隨之而來的經濟利益。他們妄想與民粹法西斯的「本土」組成聯合陣線,共同反對人民民主專政的中國共產黨。

和「本土」派一樣,朱凱迪們所謂「有基層,有中產,有富裕嘅人」的選舉實驗,從頭到尾都把基層勞動人民當作自己的政治資源加以利用(註 13);和泛民一樣,朱凱迪們所謂「香港人有權用民主方式,決定香港嘅政治前途」的選舉實驗,不是推動人民當家作主,只是動員人民選舉自己做統治者,並且把中國共產黨排除在選項之外。

如果「民主」只剩下人民選擇統治者的權利,那麼為公平起見,中國共產黨作為統治者,便應該和朱凱迪們一樣有被香港人民選擇的權利。

中國共產黨把備受帝國資本主義壓迫、一窮二白的中國建設成21世紀數一數二的強國,把袓袓輩輩目不識丁的勞動人民教育成新一代知識分子,還試圖通過文化大革命徹底掃除官僚主義和封建意識,文革失敗了,卻也讓全中國人民上了關於民主的寶貴一課。只要不是被英美帝國主義反共反華宣傳徹底洗腦的人,都不能否認這個事實。

朱凱迪們正是因為要和共產黨爭奪香港的人心,又脫離群眾,雙腳離地,才如此害怕、敵視共產黨。別的不說,單講小資、文青最喜歡的生態農業。那個被他們自吹自擂作為生態社區經濟實驗的菜園新村,在大陸也一樣存在。

山東省廣饒縣大王鎮菜園村,有村民 195 戶,共產黨員 39 名。在上級黨委的領導下,村黨支部按照「民富、村美、風正」的要求,大力實幹,利用本村地理優勢發展民營經濟,成立建築安装公司,開辦飯店、旅館、商店、小吃部、维修部等 150 多家,不斷增加村集體收入,村民生活水平逐步改善。

村黨支部並且積極改善村民的居住條件,為村民建設了四幢村民住宅樓,已有 80 多戶村民搬進新居。另村民自建商住兩用二層楼 40 多處,籌建菜園村和諧家園住宅小區,村黨支部為村民安装 500KV 變壓器一台,徹底解决了村民用電的困難。全村村民吃水由供水公司供應,村民不花一分钱。村黨支部又為村民安装路燈 30 盏,為村内道路鋪上水泥,實行生活垃圾集中管理,全年配備了垃圾運輸車,按時清運,淨化了村莊生活衛生環境。

村黨支部並且積極開創精神文明發展,投資建設菜園村村民委員會大樓,開展豐富多彩的文娛康體活動,提高村民的文化素質,提倡農村社會新風尚。該村並建立、健全了村務公開和民主管理,就村莊規劃、環境衛生、安全保衛等 20 多項議題與村民設立規約,凡涉及群眾利益的審批、街道疏通、重大財務支出等村級事務,均讓群眾積極参與,使群眾擁有知情權和監督權。(註 14)

在最高領導層面,「生態文明」寫進了中國共產黨黨章,其視野比朱凱迪們的菜園新村更廣濶、更環保:

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堅持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著力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形成節约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註 15)

如果香港的「民主」內涵只剩下人民選擇統治者的權利,又如果香港願意接受中國共產黨在選舉中公平競爭,那麼在朱凱迪們和共產黨之間,我會選擇共產黨。

註:

1) 左膠 VS 本土已過時 自決派將成香港最大陣營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9C%B1%E5%87%B1%E8%BF%AA-%E5%B7%A6%E8%86%A0-vs-%E6%9C%AC%E5%9C%9F%E5%B7%B2%E7%B6%93%E9%81%8E%E6%99%82-%E8%87%AA%E6%B1%BA%E6%B4%BE%E5%B0%87%E6%88%90%E9%A6%99%E6%B8%AF%E6%9C%80%E5%A4%A7%E9%99%A3%E7%87%9F/

2) 立會票王朱凱迪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907-hongkong-eddiechu/

3) 高鐵收地竟賠20億天價

http://the-sun.on.cc/cnt/news/20091022/00407_026.html

4) 這裡的數字是依據菜園新村買地 18,000,000 萬元 + 新屋造價大約 30,550,000 元計算。

資料來源:

菜園新村買地抽佣金七成,http://life.mingpao.com/cfm/reports3a.cfm?File=20110815/rptaa02a/gaa1.txt

香港新公社試驗,http://www.nbweekly.com/culture/frontier/201202/28909.aspx

5) 路費爭拗菜園村重建受阻

http://paper.takungpao.com/resfile/2013-03-14/A15/A15.pdf

6) 八萬票的迷思

http://news.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6074499&page=1&pid=447641169#pid447641169

7) 朱凱迪效應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6/09/blog-post.html?m=1

8) 反對「套丁」所為何事?

https://course5293.wordpress.com/2016/08/30/%e5%8f%8d%e5%b0%8d%e3%80%8c%e5%a5%97%e4%b8%81%e3%80%8d%e3%80%80%e6%89%80%e7%82%ba%e4%bd%95%e4%ba%8b%ef%bc%9f/

 誰的「新界」?

https://course5293.wordpress.com/2016/09/06/%e8%aa%b0%e7%9a%84%e3%80%8c%e6%96%b0%e7%95%8c%e3%80%8d%ef%bc%9f/

9) 同註 1。

10) 將抗爭變成事業

https://www.facebook.com/chonghiuyeung/posts/10154622203815649

11) 菜園新村的實驗

http://newsabeta.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6750.html

12) 香港新公社試驗

http://www.nbweekly.com/culture/frontier/201202/28909.aspx

13) 「人盡其才」

https://course5293.wordpress.com/2015/11/13/%e3%80%8c%e4%ba%ba%e7%9b%a1%e5%85%b6%e6%89%8d%e3%80%8d/?iframe=true&theme_preview=true

14) 山東省廣饒縣大王鎮菜園村

http://baike.baidu.com/item/%E8%8F%9C%E5%9B%AD%E6%9D%91/9499596

15) 《中國共產黨章程》之<總綱>

http://www.12371.cn/special/zggcdzc/zggcdzcqw/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