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四日,在阮歡策劃與推動之下,歡、菌與筆者到訪過橫洲。我們仨邊走邊討論,得出一些觀察與結論。回來後,我們決定綜合現場所見與傳媒報道,寫一份筆記,作為進一步討論的基礎:

一) 永寧村、鳳池村及楊屋新村毗鄰新市鎮天水圍。從地圖可見,三村交通四通八達,沿區內主要幹線天福路可驅車直達,三村範圍也停泊了多輛私家車。九月二十五日,三村村民抗議政府收地的示威亦以汽車慢駛的形式進行,約二十五輛汽車組成抗議車隊。按三村大概百多戶四百人計算,即最少五至六戶有一部私家車。除了公路,三村位於兩個西鐵站(朗屏與天水圍)的正中間,由西鐵站步行大概十五至二十分鐘可到達。

%e6%a9%ab%e6%b4%b2%e5%9c%b0%e5%9c%96

二) 實地觀察所見,三村一帶有三類房屋:三層村屋、獨立洋房、寮屋。獨立洋房有個別單幢式附設花園的發展,也有由發展商集體開發的小型低密度發展區。住房以外,村內有由新世界擁有、供集團員工當「假日農民」的種植場,也有墳地以及伊斯蘭穆民國際小學。另外有一處由鐵絲網圍起的範圍,相信是元朗駕駛學院屬意的新選址。村內掛有反對駕駛學院搬到這裡的抗議白布條。

楊屋新村對出的是朗屏路。與該村一條馬路之隔的,是公屋朗屏邨,住了超過二萬五千人,共計8,350戶。[1]邨內有社區會堂、體育館、商場、兩間中學、三間小學、兩間幼稚園,是設施成熟的社區。

img_0358
朗屏路,圖左為楊屋新村,圖右為公屋朗屏邨。

三) 永寧村村長陳愛金接受傳媒《評台》訪問時透露,永寧村與鳳池村約有九十年歷史。[2]

一九三二年(著名潮商)陳庸齋抵港從事墾殖,買下大片土地,戰後大量潮籍難民湧到香港,陳庸齋一一接濟收留,人口逐漸增加並形成一條村落。後來部分土地遭發展商新世界收購,加上二十年前興建西鐵,部分村民被安排遷出,餘下居於綠化帶的村民,一直相安無事,安居至今。

也就是說,過去數十年,二村一直面對城市化帶來的變遷。近至二十年前,仍有村民因為西鐵工程而須搬出,才有今天永寧村被西鐵線貫穿的面貌,也有三村正對著人口二萬五千的公屋朗屏邨的現象。此外,村民生活亦已十分城市化,如上所述,不少村民以汽車代步,連抗議行動也是駕車在元朗區內慢駛「示威」。示威形式往往反映示威者的身分認同,例如,農民示威往往會帶上農具或牲口。可見,汽車代表著反對政府收地的三村村民的身分認同。

報道指,「餘下居於綠化帶的村民,一直相安無事,安居至今」。這幾句說話,值得咀嚼。同一報道透露,過去幾十年,三村經歷過發展商新世界收購土地,又遇上興建西鐵如此龐大的工程──興建鐵路不但牽涉收地,還涉及多年「地動山搖」的建築工程,最後西鐵於2003年通車。至今年,村民又反對駕駛學院遷入。換句話說,如果永寧村果然如報道所指「失安寧」,那麼事情並不由政府打算在那裡收地興建公屋而起,而是源於香港城市化的大勢所致。在城市化過程中,三村一帶並非「相安無事,安居至今」,也並不與世無爭。期間,有原居民賣地給發展商,也有非原居民之間的寮屋買賣,居民也享受了城市化帶來的方便。

img_0354
橫洲三村的寮屋。

陳愛金接受傳媒訪問時又透露,陳庸齋當年購地開闢的庸園農場,農場舊址今為新世界的員工耕種園地,每逢假日會有員工連同弱勢志願團體進內體驗耕作。記者採訪當日,園丁在修剪農圃。

換句話說,永寧村早已大規模棄耕,最大的農場已被集團收購,成為城市人的後花園。而且,這個後花園(「綠化帶」)並不是開放給所有市民的公家財產,而是私人財團的員工福利。日常打理 「綠化帶」的也是私人財團聘用的園丁。

我們實地觀察所見,三層村屋與低密度別墅肯定與農業無關。唯一有機會與「農業」扯上關係的是寮屋。憑肉眼所見,寮屋所處之地不少被樹木包圍,陰暗潮濕,即使仍有人居住,也非十分適合安居的環境──我們能夠想像,有寮屋棲身、而不用面對樓房租售價格長期高漲問題,對很多居民來說已是不作他想的選擇。然而,這又牽涉另一個問題:如果有可負擔的住房選擇(如公屋),寮屋居民是否會堅持「不遷不拆」?

IMG_0361.JPG
反對政府收地的抗議布條。

回到農業的問題,三村所見範圍陰暗潮濕、樹木雜草多,並不適合耕作。又或兩者互為因果:居民棄耕,因此種上果樹,既可把土地留作「農地」,也可免卻經常打理之苦。

再參考上述傳媒報道的衛星圖片,可見綠化帶以樹木居多,與實地觀察所見吻合。平整的綠化帶看來亦沒有耕作的農田,即使有農作物,也相信以小規模種植為主。報道亦指,綠化帶內的種植活動,是「居民在家門前或通道旁栽種農作物」。

《評台》報道也訪問了住在永寧村的一位高女士,她透露,住處是八十八歲母親在三十多年前向原來住在這裡的一位婆婆連屋連地購入。此前,高女士一家已經歷過至少兩次收地搬遷,「以前住橫洲路那邊,後來因為政府收地,補償元朗村那間屋給我們,之後元朗村又拆」,才搬到永寧村。

寮屋買賣不受香港法例保障,政府隨時可連屋連地收回,經過多次拆遷的高女士一家,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高女士母親去年十二月爆血管,自此在高女士姐姐在朗屏邨的家療養。《評台》訪問當天,高女士向該傳媒記者介紹屋外四百來呎的小田。

媽媽一向也很精壯,很精神,以前一向種田,種很多東西,拿出去光華戲院,周生生那條冷巷去賣。我現在也有種。種碌柚葉,琵琶葉,龍脷葉那些,她自己最喜歡便是碌柚葉,因為搵到錢嘛!

不過,「搵到錢」這個敘述亦不能說服對三村「不遷不拆」滿懷同情的記者。他評論道:「所謂搵到錢,不過是幾廿蚊貨仔。」

換句話說,村民並非以務農維生。如該記者在報道中所說,三村「綠化帶」是居民「自己家園門前的一小片綠」,與農業沒有關係,更加與能夠「自給自足」的農村生活沒有關係。

四)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和「橫洲關注組」一直主張「棕地優先」,認為這樣便可以一次過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朱凱迪和關注組批評現在政府分階段發展,先收回三村發展4,000個公屋單位,是政府「摸底」後向鄉事派「跪低」。

現場所見,經過楊屋新村後,沿朗屏路左轉會進入福喜街,向元朗工業邨方向前行,沿途有汽車工場、貨櫃場,以及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經營的福喜停車場。由於曾樹和的身分,福喜停車場成為了朱凱迪以及友好傳媒所針對的目標,認為政府避免收回停車場所在的棕地發展公屋,正是所謂「官商鄉黑」的證據。

據《蘋果日報》報道,福喜停車場總面積17公頃,曾樹和只持有其中一個地段的業權,面積只有1,800平方呎。除占用官地部分,停車場其餘屬私人土地,而且業權非常分散,除由幾個原居民家族分別擁有一些地段之外,也有一些地段由來自區外的地產投資者通過公司持有,當中包括上市公司。[3]換句話說,福喜停車場業權充分體現了《蘋果日報》向來熱烈擁護的私有產權至高無上、「唔買樓就傻仔」的資本主義精神。無論是《蘋果》還是朱凱迪都不會質疑土地房產私有化的核心價值,更加不會向大眾解釋,在不觸動私有產權這個「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域的前提下,哪一個政府可以輕易與如此分散的私人業權擁有者達成買地協議?

此外,即使撇開業權問題不談,政府分階段發展,先收回三村土地發展4,000戶公屋單位,是否就一定不合理?一次過發展17,000個公屋單位的方案是否就必然合理?

假若如朱凱迪所願,政府真的成功收購福喜街一帶的私人土地發展17,000個公屋單位,會出現什麼情況?屆時,會有相等於兩條朗屏邨規模的公共屋邨、即三十座公屋,緊貼著元朗工業邨一次過拔地而建。這就會出現交通配套能否配合的問題──福喜街比三村更遠離西鐵站,居民出入會更依靠巴士或接駁西鐵的巴士,因而增加的汽車流量,將與經常出入工業邨的重型貨車與貨櫃車爭路。

朱凱迪及其所屬的「土地正義聯盟」反對政府在其勢力範圍八鄉、錦田一帶發展包括公屋在內的新市鎮,理由是區內沒有足夠職位可供就業、居民需乘西鐵跨區上班、八鄉錦田會成為所謂「睡房社區」,云云。現在,朱凱迪在不屬自己勢力範圍的橫洲忽然高舉發展的旗幟,建議在棕地大量興建公屋,原本在那裡的停車場、修車場提供的職位(即使不多),也將失去。即是說,朱凱迪自打嘴巴:他在橫洲推銷的計劃,將會實現他在八鄉和錦田所反對的「睡房社區」。

當然還有居民的生活質素問題。民居緊貼工業邨,兩者之間完全沒有緩衝,請問熱愛田園生活的朱凱迪認為是理想家園嗎?如果不是,那麼朱凱迪為何如此熱衷推銷這個緊貼工業邨興建三十座公屋的計劃?在朱凱迪眼中,到底誰人可享受優質生活?誰又應該被堆到公屋單位、而完全不需理會交通以及其他社區配套,如學校、圖書館等?

在三村位置先興建數千個公屋單位,可以與對面的朗屏邨共用社區設施,學童可就近上學,居民也可使用朗屏邨的巴士總站出入。從規劃的角度,分階段先在三村興建公屋單位,的確較為合理,也避免出現公屋居民成為地區開荒牛的老問題。

五)  香港的發展方向的確需要我們好好討論。筆者也不同意香港全盤城市化;我們需要保留鄉郊與綠化的地方,讓居民有更加平衡和健康的生活,也讓居民有高密度城市生活以外的選擇餘地。問題是,以朱凱迪為代表的鄉郊「保育」社運,只容許有經濟能力或政見相同者享受鄉郊生活,與「保育」沒有絲毫關係。相反,從橫洲一事可以看到,為了在自己的地盤以外打擊(據稱是支持「港共」政權的)鄉事派等政敵,朱凱迪可以一反常態,由反對發展的「保育鬥士」,搖身變為發展死硬派,贊成興建公屋,而且主張發展得愈多、愈快就愈好,完全罔顧準公屋居民、即低下階層的生活與感受。再一次證明,朱凱迪等一類社運政客,在一己利益當前,即毫不猶疑出賣勞動階層。

【校對:阮歡】

註釋:

[1] 《2011年人口普查 – 元朗區議會分區朗屏邨統計便覽》,http://www.census2011.gov.hk/tc/major-housing-estate/10091.html

[2]梁仲禮,〈橫洲風波 永寧村失安寧〉,《評台》,2016年9月19日,http://www.pentoy.hk/%E6%99%82%E4%BA%8B/l800/2016/09/19/%E6%A9%AB%E6%B4%B2%E9%A2%A8%E6%B3%A2-%E6%B0%B8%E5%AF%A7%E6%9D%91%E5%A4%B1%E5%AE%89%E5%AF%A7/

[3]〈呎價$1租地17公頃 曾樹和橫洲車場 年賺億元〉,《蘋果日報》,2016年9月25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60925/1978124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