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凱文,原載 LinePost 線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橫洲風暴的其中一個關注點,便是政府為何放棄 17000個單位原計劃,改為三階段進行,先收回三條處於綠化帶的非原居民村莊,以興建 4000 個公屋單位。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和朱凱迪,一直高呼「棕土優先」,並將現時由原居民持有,用作停車場的那片土地稱作「棕土」。如姚松炎在上週日在港台節目《城市論壇》,便呼籲受影響的原居民地主公開叫價:「到底佢係要求政府乜條件,先肯將棕地攞出黎」。

可是,究竟「棕土」的意思是什麼? 那片土地是否算作「棕土」?朱凱迪和姚松炎卻鮮有提及。本欄認為, 把政府有意收回的橫洲地皮稱作「棕土」,說法實在可圈可點。朱、 姚二人如不明確講明「棕土」的定義,便把該地稱作「棕土」, 則有着誤導公眾的嫌疑。

所謂「棕土」(Brownfield),是一個城市規劃和城市地裡學的學術名詞。由於現時香港並無訂立重建和發展棕土的相關法例, 因此沒有「棕土」的明確法律定義, 我們只好援引外國的法律定義。

根據美國環境法律中心(Environmental Law Centre)的資料,「棕土」在美國聯邦政府的法律定義為: 「已被廢棄、閒置或使用率不足的工商業用地或物業,並因環境和土壤污染而使擴建或重建工程變得複雜」。(Abandoned, idled or underused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properties where expansion or redevelopment is complicated by real or perceived environmental contamination.)

o-160928-b7a

雖然朱、 姚二人並無明確解釋過何謂「棕土」,但是從他們的泛民背景,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口中的「棕土」,定義跟公共專業聯盟接近。 根據公共專業聯盟在 2012 年發表《新界棕土研究與土地發展方略》,他們除了把「因產業轉營引致使用率低或閒置的舊工商業用地」列為「棕土」,還把「受重金屬污染、儲存廢置物等已破壞的土地」、「土地用途對周邊環境、 生態及健康造成負面影響,環境間接受破壞的土地」,也一律列作「棕土」。

問題回來了,公共專業聯盟為何要自行新增「棕土」的定義,把定義訂得那麼闊?為何不沿用外國的「棕土」定義?是否借此針對新界那些露天貨櫃及儲物用途土地?公共專業聯盟似乎並無進一步解釋。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本土研究社所推出的《棕源地圖》,聲稱香港有 1192 公頃的棕土,如根據美國的法律定義, 有可能少得多。另一方面,政府有意購回、包含「福喜停車場」在內的那片土地,如根據美國的法律定義, 則未必可算作棕土。原因如下:

  • (一)它尚未被廢棄或閒置;
  • (二)停車場是否算作土地未被充分利用(underuse),也是人殊人言, 至少據媒體報導, 該停車場營利甚豐;
  • (三)雖說土地被改成停車場或貨櫃場,確實直接或間接帶來環境和土壤污染,可是政府如依計劃收回土地,明顯不需花費大量工序清理其污染,才能用作興建公屋,不存在「因環境和土壤污染而使擴建或重建工程變得複雜」的問題。

重申, 本欄也希望政府能夠依照原有計劃,在橫洲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以解決香港低收入居民的住屋問題。 然而,將一些尚未閒置或廢棄的私人土地,連外國也未必視作「棕土」的土地,貼上「棕土」的負面標籤,繼而要求政府「棕土優先」,實在有混淆視聽之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