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健民 2016/10/24(台灣光復71周年講稿)

今天台灣在文化、身分認同和政治上的混亂,根本原因在歷史被顛倒。從教科書、媒體到政客的嘴巴,都充斥著顛倒的歷史觀,不但美化日據歷史,把日據的殖民壓迫當作現代化,還把光復顛倒成終戰。最近,民進黨政權砍掉了勞工的七天假日,同時也把公定假日的光復節也取消了,從此,光復節將完全從台灣社會消失。這是今年的光復節最讓人痛心之處。

從李登輝政權開始篡改台灣歷史以來,台灣光復的歷史就一直面臨被抹滅的嚴重危機。台灣光復的歷史不但被矮小化、猥瑣化,甚至被扭曲、被顛倒;譬如:抹除「光復」而以日本軍國主義的用語『終戰』取代,把台灣光復顛倒為國民政府「再殖民」台灣等等。這些原來是台獨派的台獨史觀,經李扁政權的政治操作後,遂成了塑造「去中國化」「反中國」加上「媚日」國民意識的工具,它們美稱之為「台灣意識」「本土意識」。這個戰後台灣最重要的歷史變革___光復,完全被消滅、被顛倒成了台獨史觀的宣傳工具。

他們不但顛倒歷史,還背叛了台灣前行輩的悲願和遺志。七十一年前,台灣剛光復復歸祖國之時,民族復興之情高昂,台灣的文化知識界紛紛起來對日本殖民台灣的歷史進行澈底的批判。剛創刊不久的<民報>刊出了一篇社論<提議編篡台灣史>(1945年12月13日),大聲呼籲: 「要遂行歷史的接收,從日人的手裡奪回我們的歷史。」 同時,作家、學者楊雲萍先生也著文<奪還我們的語言>(民報,1945年10月23—24日),批評日本殖民者: 「只想消滅台灣人們的語言,隨之消滅一切的歷史文化。」並呼籲:「要奪還我們的語言」。未料,七十一年後的今天,我們的歷史竟然再度被奪去了;只是,令人痛心者,不是被異族奪去,而是被自稱代表本土的台獨政黨自己消滅了自己的歷史,何荒謬之有?

清代思想家龔自珍(定庵)曾說: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墮人之坊,敗人之綱紀,必先去其史,絕人之材,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

可見得,失去歷史的可怕。記念台灣光復七十一周年,面對這樣荒謬的情況,我們只有效法七十一年前先輩們,必須再 一次奪回我們的歷史,奪回被顛倒的光復歷史話語權。首先,讓我們重新再認識台灣光復的偉大歷史意義。

一、 台灣光復是中國現代史的重要一頁

首先我們要認識到,台灣光復並不只是台灣一地的歷史,它也是中國現代史的重要部分。 光復不久,一九四六年一月一日創刊的<人民導報>,在創刊號上刊出了王芃生先生寫給台灣光復的題字,內容是: 「台灣是(中國)反抗帝國主義的先鋒 是(中國)完成最後勝利的終點」 (王芃生是中國抗戰時期軍委會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與台灣革命志士謝南光(謝春木),宋斐如長期共同從事抗戰情報工作,對台灣問題認識極深)。

這題字指出了一個嚴肅但現在普遍被失憶的歷史事實: 甲午割台是中國淪為半殖民地歷史的起點,被割讓的台灣成了中國最早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先鋒,而台灣的光復更是中國完成民族革命最後勝利的終點;亦即,只有實現台灣的「真光復」中國民族革命才算達到「最後勝利的終點」;台灣歷史是中國歷史不可分割的、血肉相連的部分,台灣與中國本是命運共同體。

其次,台灣光復的歷史,根本上是三大進步歷史潮流共同推進的結果:首先,它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一個部份,同時,它也是中國抗日戰爭勝利的一個部份,它更是台灣人民五十年間前仆後繼反殖反帝追求台灣光復勝利的結果。 因此,才會有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宣言中明記<台灣復歸中國>__台灣光復;它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莊嚴誓詞,世界歷史公義的體現,台灣人民反殖反帝追求台灣光復悲願的世界歷史的保證。這不是台獨史觀可以任意篡改的。否定台灣光復歷史,就等於站在邪惡的法西斯帝國主義那邊,否定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否定台灣人民反殖反帝的血淚歷史。

台獨派胡說台灣光復是戰後國民黨<外來政權>強加給台灣人的。其實,台灣「光復」是日據期台灣人追求解放的目標;日據末期台灣人革命志士早就在積極從事「台灣光復運動」。抗戰時期,回大陸參加抗戰的台灣革命志們,在一九四一年組成了「台灣革命同盟會」,誓言「保衛祖國,收復台灣」,其宗旨是: 「集中一切台灣革命力量,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光復台灣。」台灣革命同盟會不但從事「台灣光復運動」的宣傳,還積極推動在台灣建省,建政,建軍。

二、光復帶給台灣的三大歷史變革

1945年日本投降以後,台灣全體民眾熱烈慶祝「光復」。台灣光復帶給了台灣三大歷史變革,一是去殖民化(民族革命),二是民主化,三是祖國化。譬如,把五十萬日人日軍全數遣還日本,台灣真正回歸中國,成為現代國家的國民。接收全部日資日產公有化,才有真正的民族資本。台灣光復半年(1946年5月1日)就建立了<台灣省各級民意機構>,擁有公民選舉權,這些從鄉鎮縣到省的民意機構選舉制度一直沿用至今。其他還有各種去殖民(去日本化),民主化,祖國化的事例,不勝枚舉。

再讓我們看看當時台灣菁英怎樣歡天喜地的慶祝台灣光復:作家楊逵在知道日本投降的消息後,馬上把他在日據時期命名的<首陽>農場(意為,寧願餓死首陽山)改名<一陽>農場(意指,台灣光復乃一陽來復),並發行<一揚周報>宣揚孫文思想。 醫生作家吳新榮高呼:今起要做歷史的主人了。吳濁流則激動地說:作夢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廖文毅在他創刊的『前鋒』雜誌光復紀念號上,熱烈寫了<光復的意義>指出:「光復就是___光華復旦___黎明到了我們的台灣了!黎明的台灣是革新的台灣,就是新時代的台灣」,並說他在台灣光復發現了四個事實: 1 民族精神的振興 2 國土重圓 3 家人再集 4 統一的國家和政府

當時台灣知識精英的代表同時也是當時的<民報>社長林茂生,在他的<祝詞>中提到台灣光復的三大意義,他說: 「當此復興之秋,有三大發現:一是,發現我是人,是自然人,從來處於帝國主義之桎梏下,我不是人— 二是,發現社會,五十年來,我輩無社會,是對立之社會,分裂之社會,強權第一之社會,今也,一民族,一語言,一歷史,利害共通同胞相助,此種社會方是真社會— 三是,發現國家,從來之所謂國家者,偽國家也,今同一歷史,同一法制,同一語言,同傳統之真國家」。

然而,林茂生在「台灣光復慶祝大會」(1945年10月25日)上的致詞中,在最後一句,也不免語帶憂慮地說了一句:「光復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似乎預感到今後台灣光復的新建設將面臨種種的困難。七十一年後的今天,我們不但深深體會到「光復尚未成功」的意義,更憂慮到<光復被消滅>的危機。而今天紀念光復,大家應該共同奪回光復的 話語權,齊力恢復被顛倒的歷史,使台灣再光復。只有台灣真光復,中國民族革命才算完成「最後勝利的終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