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初(2016年12月7日)在香港浸會大學的演講錄影,題目是“中國新左派面對‘批判性的第三世界主義’”,場合是東亞地區另類地理學年度研討會。

個人觀感,整個研討會聚焦於各種(宣稱的)反權威-反資本運動,尤其是台灣“太陽花”和香港“雨傘”,一二百個出席者,包括幾十個顯然是來自歐美的,發言的性質幾乎全是“從本土看/想象世界”,而看出去/想象中的一個巨大身影無疑是中國。

我的發言或許是唯一一個“從世界看/想象本土”的,期望帶出的論題是:反資本不等於反資本主義,以反資本為名目的運動甚至可以是維護資本主義。

至於說演講中的表現,慚愧,照例是笨笨拙拙、磕磕絆絆,比起之前之後那些演藝般的演講差多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