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土茯苓首選的景點。苓說,去年夏天去廣州時她便想到黃埔軍校遊覽,希望從另一個角度理解中國近代史,不過由於當時行程頗為倉促,也沒有預先計劃好,結果沒有成行。

黃埔軍校舊址位於黃埔區的長洲島,從我們下榻賓館所在的沙面出發,最快捷途徑是搭地鐵去魚珠碼頭再轉渡輪。地鐵車程大半個小時,入站沒多久,車站和車廂內具有中國特色的廣告就吸引了我們注意。

img_7639

img_7506

img_7508

前陣子我們仨去過一次深圳,搭了幾程地鐵,感覺深圳和廣州的地鐵比香港的地鐵舒服。香港地鐵的商業廣告令人眼花繚亂,視覺疲勞,深圳和廣州地鐵的廣告至少有一半是公益性質和政府宣傳,色彩比較淡雅、舒緩,唯一例外是在廣州地鐵通車時間最早、乘客量最高的 1 號線乘搭由廣州東站到沙面那一程,整個車廂內部被商業廣告覆蓋,連天花和地板也不放過,加上人多擠逼,很有壓迫感。

img_7672

從沙面到魚珠站這一程是 5 號線,乘客不多,相當舒服,海菌得以在不同車廂遊走拍攝。我們仨不約而同地注意到,許多乘客都對海菌的相機鏡頭有所察覺,會留意她的動靜,卻沒有大驚小怪,依然從容自若地乘車。

%e5%9c%b0%e9%90%b5

海菌很欣賞這些廣州政府的宣傳,她說:如此龐大繁忙的集體交通運輸網絡,容易發生衝突或意外,這些教化引導人群的廣告融入了中華文化的元素,設計賞心悅目,對觀者產生正面效果;相比之下,香港政府的宣傳則畫面沉悶、單調說教,是殖民地文化沙漠和行政官僚習氣的產物。

img_7493

廣州地鐵給予 60 ~ 65 歲老人半價優惠,65 歲以上完全免費,深圳地鐵也給予 65 歲以上老人免費,連香港居民也可以享受這項優惠。公共交通如此慷慨大方的舉措,在我曾經短期生活過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澳洲、新西蘭、瑞士和荷蘭之中,只有新西蘭差可比擬;發達資本主義經濟的台灣只給老人折扣,自由主義市場經濟掛帥、富可敵國的香港也要每程收老人港幣 2 元 。深圳地鐵集團有限公司和廣州地鐵集團有限公司分別屬於深圳市人民政府和廣州市人民政府的全資大型國有企業,少年時常聽到的「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不禁再次浮現腦海。

img_7640

img_7502

不管在香港還是哪裡,我都不享受搭地鐵,但一路細賞這些廣告,對廣州的好感又增添了幾分。

img_7518

出了地鐵站,搭電動三輪車到魚珠碼頭,圍牆上的標語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img_0635

魚珠碼頭每小時正點有一班渡輪直接到黃埔軍校舊址,我們錯過了,改搭每 15 分鐘一班的渡輪往長洲島碼頭,再步行到軍校。這是上船時苓拍的快照。

img_0637

船程大約十分鐘。站在船艙門邊,想起 29 年前我也站在這裡眺望同一片江景。那時在香港極感精神苦悶,打算考大學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為中國人民服務,也為大陸新移民爭一口氣,便辭去安逸的《新晚報》校對工作,節衣縮食在天河區石牌村租住農民天台屋獨居幾個月,每天自修學習準備參加香港中學會考,買了郭廷以的《近代中國史綱》做中史科參考書,讀得很投入,特意抽一天時間到黃埔軍校舊址,感受歷史。轉眼間袓國已經繁榮富強起來,我沒有如當年想像那樣去中國貧困山區教小孩,而是在香港幫助精神困乏、心靈空虛的成年人,在資本主義制度縫隙實踐不異化工作的可能性。回想起來,這 29年總算沒有白過。

img_7536

渡輪的設計吸引了海菌注意:船身兩側各有一道濶大門口,艙內只沿著艙壁設一圈椅子,方便騎車出入和運貨的居民,非常好用。

img_7539

img_7542

此情此景,令住我們仨倍感親切……

img_7547

……想起我們住過的香港離島。

img_7545

轉身看見這間文青之好。

img_7550

想起大澳。

img_7555

廣州這大城市也是水鄉。

img_0650

歡菌先前在香港歷史博物館看過的「文物」,在這裡仍是日常生活一部分。

img_0653

民居屋頂熱鬧的炮仗花吸引了苓……

img_7557

也吸引了海菌。

img_7559

這騎樓通花連同上面的花草吸引我。

img_7560

比香港先進得多的分類回收。

img_0659

開張不久的中國第一間專業素食學校。

img_0661

不知不覺,軍校舊址到了,在海軍營區裡面。

img_0665

這間「黃埔軍事裝備博覽館」,門票每位 15 元。

img_7581

展板講述中國現代軍隊的發展歷程和國際形勢。

不看不知道,中國人民解放軍十位元帥中,徐向前、葉劍英、聶榮臻、林彪和陳毅都出自黃埔軍校;解放軍首批授銜的十位大將中,陳賡、許光達和羅瑞卿都出自黃埔軍校;另外陶鑄、劉志丹和左權等革命將領也在黃埔軍校學習過。

img_7600

這建築令我想起以前的工廠車間。上網搜尋得知,原來是毗鄰軍校的國企長島光電機械廠所辦,1991 年該廠因應長洲島快速發展的旅遊業,經海軍總部和南海艦隊批准,籌辦了黃埔軍事博覽中心,這展館是其中一個部分。

img_0664

牆上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歌詞吸引了苓的目光。苓說,八九學運期間,她學會了一些革命紅歌,有好幾首甚為喜歡,包括「不拿群眾一針綫」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近來她才注意到這首《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經歷了近幾年種種有關香港「本土主義」的討論之後,她決心重新認識中國,對解放戰爭、解放軍等等都有重新的理解與領會,在 youtube 看著天安門廣場閱兵儀式上男女士兵精神抖擻地唱著「向前!向前!向前!」,也會使她內心一陣激動。[1]

img_7605

年輕時喜歡砌模型的海菌對人民軍隊的舊坦克很有興趣,給它連攝幾張大特寫。

img_7592

海菌觸摸它的質感,我思忖它的經歷。

img_7593

第一次仔細端詳坦克的履帶。

img_7596

原來履帶上每一個「扣」都編有號碼。

img_7603

參觀完博物館,走進海軍營區,在通往軍校舊址紀念館的路上見到這塊宣傳牌,歡菌非常有共鳴。

img_7607

軍校緊鄰具有 160 多年歷史的黃埔造船廠,這間大型國企是華南地區最大的軍用艦船和海洋工程製造基地,幾十年来為人民解放軍海軍建造和修理各類戰鬥艦艇和輔助艦艇,駐守香港的護衛艇也是在這裡製造,被譽為「中華第一艇」。

img_0668

校門裡面的建築就是軍校本部。以前知道周恩來曾經擔任軍校政治部主任,但一直以為它是培養國民黨軍官的學校,現在才知道原來它是第一次國共合作的產物,與共產黨關係密切,許多共產黨人參加了軍校的籌備工作,除了周恩來之外,不少共產黨重要干部如聶榮臻、惲代英、蕭楚女、高語罕等曾經在此擔任教職員,葉劍英曾經擔任教授部副主任,毛澤東和劉少奇曾經到此演講。不僅如此,軍校與蘇聯也有密切關係:創校之前孫中山派蔣介石率領「孫逸仙博士代表團」訪問蘇聯考察政治及黨務,蔣介石稱蘇聯共產黨為「姊妹黨」[2],軍校開辦後曾經聘請蘇聯專家切列潘諾夫和瓦西里‧布留赫爾(又名加倫)等為軍事顧問,仿效蘇聯紅軍設立黨代表和政治部,是現代中國軍隊最早建立的新型政治工作制度 [3]

軍校於 1930 年遷往南京,校本部在 1938 年被日本軍機炸毁。新中國成立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南海艦隊於 1965 年按周恩來總理的指示重建這個校門。 1984 年廣州市文物部門修復校本部,建立黃埔軍校舊址紀念館,1996 年廣州市政府耗資二千多萬元人民幣翻新校本部,2005 年再投入將近一千五百萬元人民幣全面修繕整個舊址。 1988 年我初次來訪時冷冷清清,不見人影,現在這裡遊人如鰂,是個熱門旅遊景點。

img_7623

走進校門,海菌在這裡見到自己(爆)

img_7625

海菌在管理部駐足良久,欣賞它樓底高、窗戶又大又多、光線明亮的空間,她想像當年在這裡的人工作、學習時候的模樣。

%e7%ae%a1

上次來遊時我參觀過位於清朝海關舊址和孫中山故居的史蹟陳列室,裡面有些歷史人物的大頭相片,除了孫中山和蔣介石之外,像蕭楚女、何應欽、鮑羅廷等人名字耳熟能詳,卻是初次看到他們的臉容。這次重遊,陳列室因維修而沒開放,我們參觀了校本部於 2004 年增設的黃埔群英館,裡面有幾十幅廣東省美術協會的藝術家繪製的軍校名人肖像,國共兩黨都有,還有一些戰鬥、工作和學習的歷史場景,畫面栩栩如生,相當吸引,連對軍事和學校沒有興趣的海菌也忍不住拍下這幅畫留念。

img_7630

仔細看完黃埔群英館,我已累得不行,登上二樓,坐在舒適牢固的木欄杆長椅上休息。海菌和苓也累,但仍可硬撐著繼續參觀黃埔軍校史蹟展。海菌拍攝回來兩張照片給我看,是軍校大門早期的模樣。

%e9%96%80

從網絡資料所見,軍校初期大門兩旁的對聯是「升官發財,請往他處」、「貪生怕死,勿入斯門」,還有個橫批「革命者來」。現在彩壁上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是在孫中山逝世後換上去。根據中國革命博物館保管部研究館員肖貴洞考證,孫中山並沒有說過或寫過這兩句話,是汪精衛等人寫好之後唸給孫中山聽,孫中山同意,於臨終前簽字認可 [4]

軍校學生有來自朝鮮和越南的革命志士,也有海外華僑、留學生和大學生,其中不少共產黨員,政治質素高,工人運動、農民運動和學生運動的經驗豐富。1925 年 2 月,為平定英帝國主義支持的廣州商團事變,軍校共產黨員蔣先雲創立了以軍校學生為主的中國青年軍人聯合會,粤軍講武學校、桂軍軍官學校、滇軍幹部學校、大元帥府鐵甲車隊、海軍和軍用飛機學校的學生也有參加,蔣介石為發起聯合會起草序言。青年軍人聯合會的核心成員是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堅持反帝反軍閥鬥爭,積極動員士兵接觸政治、了解工農群眾要求,在討伐廣東軍閥的東征戰役身先士卒,英勇作戰;該年 6 月 23 日廣州群眾團體十萬人集會遊行聲援上海五卅運動遭到英法帝國主義軍隊開槍掃射的「沙基慘案」中,犧牲者就有青年軍人聯合會兩名共產黨員學生文起代和曹石泉。

由於青年軍人聯合會吸引了許多有志青年紛紛加入,蔣介石認為該會以至整個軍校都赤化了,遂於 1925 年 4 月支持軍校的國民黨右派學生成立孫文主義學會,當時的虎門要塞司令、廣州市公安局局長和海軍將領等人也是會員,以反對共產黨、反對孫中山的三大政策和反對國共合作為宗旨。兩個組織的學生經常圍繞「主義」進行爭論,孫文主義學會成員常常藉故向青年軍人聯合會挑釁,以至毆打加入青年軍人聯合會的學生,雙方幾百個學生曾因此在幾萬群眾面前打過群架,轟動廣州和整個中國。

1926 年 4 月蔣介石解散了兩個學生組織。1927 年 4 月,在共產黨幫助國民革命軍北伐收復上海後,蔣介石發起「清黨」運動,殺害了至少十萬人,其中大約有二萬餘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其餘是思想進步的國民黨員和平民百姓。在蔣介石策劃下,留守廣州的總司令和黃埔軍校副校長李濟琛也進行了「清黨」,在軍校逮捕 300 多名學生,其中有共產黨員,也有只是看過共產黨出版的刊物和参加了「左派大聯盟」的學生,更有被人乘機報私仇或寫戀愛信的人,他們被關押在珠江中的「水牢」,大約一百多名熟悉水性的學生陸續泅水逃生,其餘全被押往虎門和魚珠炮台殺害[5]。軍校以至整個中國籠罩在白色恐怖下,中共隨後發動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和廣州起義,走上武裝革命的道路。

img_0670

校本部是兩幢成「日」字式相連的南方四合院兩層磚木建築,由於四週都有走廊可通行,甚至可以騎馬,民間俗稱「走馬樓」。

苓向來很喜歡圍繞中庭而建的設計,空間感覺很特別——進入了建築群,望向中庭,彷彿別有洞天,與建築物以外的世界隔絕了,然而抬頭向上看,卻是同一個天空。[6]

img_0671

上次來遊我對校本部沒有留下什麼深刻印象,倒是難以忘懷一處小山坡上的北伐陣亡將校紀念碑。回港後翻出舊日記看看,當年我在山坡下繞了一圈,找不到台階或小路,只能循著勉強可辨的泥徑走到紀念碑腳下。正方形基座上大約兩米高的錐體碑身,用潔白的花崗岩建成,線條簡潔,基座刻有陣亡將校名字,四週青松環繞,靜謐肅穆,卻沒有足夠空地容人好好站著瞻仰一番。松林外四面八方有散亂的磚屋和簡陋的茅棚,碑後方不遠處有人在砍著柴。傳說中轟轟烈烈的革命氣氛和為國捐軀的獻身精神,與眼前卑微平凡的日常生活場景形成巨大落差,我想起在史蹟陳列室讀過兩封東征烈士的遺信,都表示出發以來敵人皆望風而逃,未有真正打過仗,渴望正式接戰,「為主義而戰,死也甘願」。

當年我疑惑「主義」是否「熱血」的同義詞,現在我明白,我無法為主義戰死,而會為人類解放奮鬥至最後一息。

img_0674

回港後,苓跟苓爸聊起這次廣州之行,提到黃埔軍校,苓爸問她可記得他那位住在廣州的族兄?族兄的外父正是黃埔軍校畢業,好像更是第一期畢業生。苓記得這位族伯,還有族伯的太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苓媽帶著三個孩子,從香港經廣州到大旺探望在那裏工作的苓爸,當時苓還是個小學生。一家五口回程時,在廣州又逗留了幾個晚上,期間到了這位族伯家裏作客。當時族伯以為香港的小孩都吃「西餐」,怕苓和兄弟吃不慣飯餐,特地炮製了一道美味可口的蝦多士給三個小孩。但其實那是苓人生頭一趟吃到蝦多士,也是頭一趟以多士送飯。雖然這顯然是兩地長期分隔之後,兩地人互相出現了隔閡與誤解,但現在回想起這件事,苓還是感激族伯伯娘的心思與關顧。[7]

苓說,軍校的史蹟展覽讓她進一步認識國共關係以及風起雲湧的近代史,達成了她原初的期望;此行也讓她看到長洲島這個地方,是個意外驚喜。[8]

註:

[1]  此段由土茯苓撰寫。

[2] <孫逸仙代表團團長的蘇聯之行(一)>,http://jds.cass.cn/Item/6962.aspx

[3] <中國黃埔軍校 國共合作的廣州時期>,http://www.rocidea.com/roc-9415.aspx

[4]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努力」之來歷>,http://www.hoplite.cn/Templates/hpjxwx0247.html

[5] <黃埔軍校「清黨」的我見>,http://www.hoplite.cn/Templates/jxshhy0021.html

[6]  此段由土茯苓撰寫,照片由土茯苓拍攝。

[7]  同上。

[8] 同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