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姜輝。原載《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07年第11期】

对于任何政党来说,思想理论即意识形态的变化都是其实践活动变化的先声,引导政党发展的方向,直接影响政党的前途命运。苏东剧变后,欧洲发达国家非执政的共产党,为适应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新变化,为捍卫生存和谋求进一步发展,对自己的理论纲领进行调整。其意识形态的变化围绕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些最基本的问题而展开。

一,指导思想:是一元还是多元

马克思主义是否还是党的指导思想?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大体有两种类型:一些共产党,如希腊共产党和葡萄牙共产党,仍然强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希腊共产党认为自己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世界观为指导。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理论被证明是超越时空的,作为分析、认识和革命性地变革社会的工具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党要在总结工人运动和人民运动经验的基础上努力掌握并创造性地发展这一理论。葡萄牙共产党仍然坚持自己的理论基础是马列主义,认为马列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是科学分析现实的工具,是行动的指南,认为马列主义是在实践中不断丰富、更新和发展的,并对新事物、新情况、新进展和新的发展动向做出回答。新英国共产党、芬兰、挪威、瑞典、丹麦等国的共产党,也都强调仍然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并主张把马克思主义与本国斗争的实际相结合。另一些共产党,如法国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和意大利重建共产党等,则一般只提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的理论,不认同列宁主义。如西班牙共产党早在1978年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就以多数票通过了取消「列宁主义」的提法,目前认为马克思主义仍是党的理论来源,是工人运动的指导思想,但不是唯一的,并认为马克思主义要随着形势的发展不断补充新的内容。法共和意重建共则强调指导思想的多元化,马克思主义是党的思想来源之一,认为马克思的早期学说,特别是人文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的精华。这一类型的共产党存在着把马克思主义归结为抽象人道主义的倾向,用抽象的自由、民主、博爱、人道等概念取代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内容。如法国共产党认为自己倡导的「新共产主义」的实质就是人道主义,法共的政策就是人道主义政策,以人为中心。

二,社会主义:是制度建构还是价值追求

对社会主义的内涵和基本特征的认识,是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进行社会主义理论新探讨的前提,它决定了对其他问题的认识取向和思考维度。目前欧洲发达国家共产党对这一问题存在两种并存的趋向:一是认为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仍然是代替资本主义的具有明确特征的社会制度,具有政治、经济、文化等实质上的特征。如希腊共产党和葡萄牙共产党等,就侧重强调这方面,认为社会主义在政治上,工人阶级与其同盟军合作夺取政权,建立工人阶级性质的政权;在经济上,实现基本生产资料社会化和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为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法则服务,实行按劳取酬的社会主义原则;在社会领域,彻底改变资本主义的社会关系,等等。二是超出传统社会主义理论的框架,更多地强调民主、自由、公正和人道主义等价值要素,并认为社会主义就是这些价值的实现,并强调社会主义是一种运动和过程。比如,尽管法国共产党认为自己倡导的「新共产主义」仍然是「另一种社会组织」,但主要强调实现「新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变革进程的观念」。「法共不赞成那种为了『建设』一个在理论上事先设计好的新社会而‘消灭’现有社会秩序的做法。法共主张的超越资本主义是一个‘过程’。」这些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认识侧重「过程」和「价值」。同时它们还努力把自己同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区别开来,声明自己的纲领与社会民主党改良性的价值主张是不同的,以表明自己作为一种独立政治力量的地位。

三,共产党:是阶级的党还是全民的党

在对共产党的性质和作用的认识上,欧洲发达国家共产党也大体上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坚持传统的马列主义政党理论,认为自己是工人阶级的利益代表和先锋组织,但特别强调同时代表其他劳动者以及受资本主义剥削和压迫的所有阶层的利益;许多共产党在党章中直接写入党是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阶级的党。如葡萄牙共产党新党章中指出,葡萄牙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是工人阶级和葡萄牙全体劳动者的政党。希共继续强调它是工人阶级先进的、有觉悟的、有组织的队伍,同时强调社会主义建设不单是执掌政权的革命先锋队的事业,共产党必须依靠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其他一些欧洲共产党,如芬兰共产党、挪威共产党、新英国共产党也重申自己是马列主义的政党和工人阶级的领导组织。另一种是不再坚持马克思主义关于共产党建设的理论,认为共产党是国内全体「公民」或「国民」的群众性的党,是反对资本主义的一切进步力量的联合组织。它们不再把自己视为阶级的党,认为党要重新塑造形象,改变过去的存在模式,成为自由开放的政治组织。奉行「新共产主义」的法共是这一类型的代表。它认为,今天应该变革有关党的作用的传统观念,不宜自称是「领导党」。党必须适应新形势的挑战,同所有希望改造现行社会的组织和个人对话,共产党不是「让群众跟随自己,团结在自己周围」,而是和全体公民「共同思考和探索」,共产党的作用泛化为对社会的「有用性」。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在党的性质和作用问题上,有同法共类似的地方。它宣布自己是一个新的群众性政党,是「意大利工人阶级、劳动者、所有男女青年、知识分子和公民的一个自由的政治组织」。它目前强调党的革新和开放,改变过去党存在和活动的方式。「开放要求我们抛弃党与社会之间的一维关系,建构一种多维关系。」「永远抛弃党以革命先锋队自居的态度,向各种运动开放,向各种斗争经验开放,向不同的抗议文化开放。」 与这两种类型相应的是,前一种仍然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而后一种不提或公开放弃民主集中制原则,认为党奉行「民主原则」。

四,变革主体:是工人阶级还是全体公民

工人阶级还是不是实现社会主义变革的主体?如果是,是领导性的,还是多主体中的平等一员?围绕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欧洲共产党中有的仍然坚持工人阶级领导性主体论,而变革幅度较大的共产党则倡导广泛多元主体说。前者在当今条件下坚持工人阶级是实现社会主义变革的领导性主体力量,但大多根据时代和环境的变化,对工人阶级的主体地位作出新的论证,同时把「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者」并列起来表述社会主义变革主体。这些党基本上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强调同其他阶级的结盟,争取团结最大范围内的社会进步力量。如葡共、希共和北欧地区的一些共产党等。后者则抛弃工人阶级领导性主体论,而认为全社会一切进步力量是实现社会变革的平等广泛的主体。如法国共产党在「新共产主义」理论中,摈弃了「工人运动中心主义」,认为「新共产主义」不是要求优先考虑某一个阶级的利益,而是围绕这一目标,把一切身受资本主义之害的多种多样的人们联合起来。法共提出了「公民干预」的新主张,认为这种干预就不需要有一个第三国际式的党。它认为长期以来,工运和共运怀疑「公民」概念,宁可使用「劳动者」、「人民群众」和「工人阶级」等概念,并且把「阶级斗争」归于「革命者」所有,关于「人」和「公民」的「甜言蜜语」则属于资产阶级所有。这样就把「公民性概念固有的那些 ‘权利’和‘自由’拱手送给统治阶级」。持类似立场的还有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和西班牙共产党等。这些党已不在传统的阶级分析的范围内讨论问题,其意旨是要根据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结构和阶级结构的变化,扩大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基础。它们往往具有从阶级的、革命性的党转变为全社会的、议会选举党的趋向。

五,变革方式:是议会选举还是群众斗争

如何正确处理议会内竞选和议会外斗争的关系,是西欧共产党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由于共产党在不同的时期对二者的偏重程度不同,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共产党的路线、政策和实践活动结果。通过议会和平民主的道路走向社会主义,是欧洲发达国家绝大多数共产党的共识。但另一方面,共产党作为「左翼中的左翼」,停留在议会内的竞选争夺是不够的,只有在议会外充分、广泛地发动和领导群众运动,才能有效地同右翼进行斗争,才能把自己同其他政党区分开来,塑造自己独立的形象和地位。「欧洲共产主义」时期,多数欧洲共产党仍然认为议会外的群众运动是重要的,强调把议会斗争与议会外群众运动结合起来,这种立场坚持了马列主义的革命策略原则。苏东剧变后,如法共、意重建共等变化幅度较大的共产党,努力以新的形象吸引和赢得民众的支持,可以说在议会内与议会外斗争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它们面临的突出问题是:为适应议会选举的需要而淡化了许多标明自己独立身份的东西,忽视了议会外的群众运动和斗争。同时,这种做法也失去了许多下层选民,他们转而投了其他更激进政党的票。这也是近年来欧洲左翼政党选举失利的一个原因。目前,法共、意重建共等对自己苏东剧变十余年来的政治活动进行反思。法共在三十二大上,要求法共在今后把人民运动提高到法共战略的首要地位,认为从1997年法共参政以来,与社会党靠得太近,越来越显得是「社会党的左翼」,丧失许多法共自己的特征,这是法共大选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法共要汲取教训,在任何时候都要把发展人民运动放在法共工作的首要地位。意重建共发表文章指出,党的注意力从议会政治领域转向社会政治领域,从对参加政府的重视转向对社会力量、群众运动和斗争的重视。

总之,欧洲共产党当前意识形态各方面的变化调整,是它们适应国际国内形势的需要,有利于巩固自己的存在和谋求进一步发展。但它们在理论政策的变化调整过程中,尚有许多问题需进一步解决。例如,如何正确处理保持党的独特身份和独立行动与扩大社会支持之间的关系,使党不至于淹没在资本主义主流政治的「游戏规则」中难有作为;如何在实际行动中区分革命性政党和改良性政党,确立和巩固自己「左翼中的左翼」的地位;如何处理好党的具体政治行动策略和党的长远发展战略之间的关系,使党的政治活动和斗争具有原则性和连续性。尽管一些共产党已不再把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主导性指导思想,但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告诫当时欧洲工人阶级政党的话,今天仍具有现实意义。他们当时这样强调:「工人的政党不应当成为某一个资产阶级政党的尾巴,而应当成为一个独立的政党,它有自己的目的和自己的政治。」的确,没有「自己的目的」和「自己的政治」的任何政党,都难以有长远发展。

(本文作者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办公厅副主任、研究员。原載網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