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過世了,對於往生者,我們只有悼念祈其冥福。然而,劉曉波的爭議並未隨著他的往生而止息,反而有許多海內外的支持者藉著他的過世掀起一波反中國的浪潮。可見得劉曉波爭議並非其個人如何,而是其所代表的一股思想和政治行動的問題如何,這問題仍然糾纒著今後中國的未來,我們不可忽視它。

這是作者在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引起的爭議最高潮時寫下的舊稿,當時未及發表。今略為修訂,作為個人思想清理的勞作,就敎於大家。

一、一顆西方意識型態的戰略導彈

2010年10月,當日本在釣魚台挑釁風波持續發酵時,且正當海內外中國人正掀起一波反對西方強權挑戰中國領土和主權的運動高潮之際,在這微妙的時刻,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卻宣布把和平獎授予已被判刑入獄的劉曉波。雖然諾委會宣稱其為獨立機構,授奬理由也高揭人權的普世價值,看來慈眉善目,然而其作為卻頗令人質疑,其目的也昭然若揭。它企圖是以「人權」為利器干預中國的「主權」,打擊中國政府的形象(其授奬理由在短短的五段話中,就有三段用偏見和嚴厲的口氣直接批評中國政府);並借此大大激勵了中國大陸以劉曉波為代表的推動美國右派意識型態(其實,就是美國霸權的意識型態)的政治集團,擴大其政治影響力,介入中國自主的政治改革議程。

挪威諾委會的這種作為,根本上,扮演了近年美國為首的西方統治集團全方位遏制中國自主發展的系列謀略中意識型態上的重要角色。

今年下半年,中國海疆周邊頗不寧靜,從黃海、東海到南海,美國及其扈從國以濤天的惡浪步步進逼中國「和平發展」的核心領域,挑戰中國的領土與主權。

以天安艦事件引爆的朝鮮半島緊張局勢,接著以挑釁釣魚台主權製造中日對立和中國威脅論,同時,以南海領土主權問題挑撥中國與越南、菲律賓等國之間的矛盾,背後都有美國那隻翻雲覆雨的手。美國為了解決其金融風暴後的政治經濟困境,從中東抽出部分的手,「先發制人」地對付事實上將匹敵美國的中國。為了在成為21世紀世界成長中心的東亞地區爭奪美國的最大利益,美國宣稱重回亞洲,再度「活化」上世紀遺留下來的東亞冷戰結構,擴大東亞地區各國間和各國內部固有的矛盾,煽風點火,使鷸蚌相爭而美國收穫漁翁之利。美國利用日韓親美的新保守勢力,以強化美日韓軍事同盟為中心,再度築起東亞第一島鏈鎖,封鎖中國於近海沿岸,遏制中國成為太平洋國家。並利用各國代理人引發與中國的領土主權紛爭,以牽制、干涉中國的「和平發展」,欲屈服中國引發中國內部的「和平演變」,從中國攫取最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美國白宮稱之為:「強化盟邦的軍事現代化」,「對中國崛起維持一種平衡」。

然而,這只不過是美國對付中國手段的一部份。美國對中國的戰略進攻是全方位的;不但使用軍事霸權的威嚇,也上下其手,使用經濟、政治到金融資訊和意識形態的手段。同時,它也是國際性的,充分利用同陣營、盟國扈從國或者世界各角落的企業、民間組織(NGO)的力量,形成一個巨大的網絡,施行側背迂迴、推波助浪或隔山打虎的打擊。

最近美元對人民幣的貨幣戰爭,就是一個沒有煙硝的戰爭,還有更早一點的谷歌進擊,讓我們見識到了美國如何運用金融和壟斷企業打意識形態的戰爭的面貌。而今,日本當權的親美鷹派膽敢在釣魚台挑釁,沒有美國在後面撐腰是不可能的,這更突顯了美國從戰後以來對日本的強大支配力,它牽動著中、俄和美國三國在亞洲的戰略博奕。這些在在說明了今日美國的霸權是全球性的、集團性的、同時是全方位的;特別在信息化的時代中,意識形態的操作日居制霸戰略的中心地位。

挪威諾委會適時把和平奬頒給劉曉波,又是一個鮮活的例子。

劉曉波,一個徹頭徹尾站在歐美統治意識形態立塲的中國人,同時也是一位憎惡民族的獨立和自主,徹底否定中國的社會主義革命歷史和自主現代化道路的人;他是一個瘋狂地主張把美國右派統治階級的政體照搬到中國的活動家,更重要的,他長期接受「美國民主基金會」(其實該基金會只不過是CIA白手套)的資助,隨著中國改革開放政策誕生的「唯美是從派」,他打著西方「民主、自由、人權」的旗幟,企圖使中國社會主義國體「顏色革命」,是一股海內外反中國政治勢力在中國的代表人物。再加上,最近他又因觸犯了中國的法律而被判刑入獄,更加重了其「悲情」英雄的形象,使他成為西方意識形態代表的上上人選,作為打擊「中國人權」的代表符號戲劇效果絕佳;因此,使他在包括疆獨的熱比婭在內的一批諾委會口袋候選人中脫穎而出。

諾委會和平獎的作用,像一顆西方意識形態的戰略導彈,它穿透傳統的領土和主權,直接干涉別國內政:它激勵和壯大代表西方利益和意識形態的政治勢力從內部進行「顏色革命」。這種戲碼,在二十年前蘇聯東歐等社會主義國家的瓦解過程中就曾經上演過。今天,還想重演歷史,只是時空早已不同。

二、一個徹頭徹尾的「美國愛國主義者」

諾貝爾委員會以「為中國的基本人權奮鬥」為由,把和平獎授予劉曉波。到底劉曉波如何「為中國的基本人權奮鬥」?在討論這問題之前,有必要先看看他的思想本質和基本政治立塲。

1、一個思想還活在上世紀的冷戰反共教條中的人

首先,他崇拜西方制度徹底否認中國的制度,他說:

「西方與中國制度的區別,就是人與非人區別。」

「全盤西方就是人化,過人的日子,現代化。」

換句話說,他認為在中國現制度下生活就是過非人的日子,而全盤西化(實際上,就是「美國化」),才能過人的日子,才是現代化。這種簡單的二元對立論,人與非人的說法,把社會主義中國的制度說是非人制度的論調,對台灣五十歲以上的人來說是多麼耳熟能詳啊!到處飄散著上世紀冷戰反共宣傳的臭味,甚至比冷戰時期美國或者台灣蔣介石集團的反共宣傳還僵化還極端。可見得,他的思想還停留在上世紀的冷戰反共的教條中。

2、一個反動的「殖民美化論者」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還是一個「殖民美化論者」。他認為:殖民是一種進步,一種現代化,帶來了西方的人權、民主、自由、平等,他讚美香港一百五十年的被殖民歷史,因而主張中國須要再被殖民三百年才夠。他的這種說法,完全顛倒了世界對於「殖民」的常識,除非是站在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立塲說話,「殖民」怎麼會帶來「人權、自由民主」呢?恰恰相反,「殖民」的本質就是民族的奴隸化,對民族主權的剝奪,對「人權、自由民主」的泯滅。其實,他的這種論點,與舊帝國主義者的殖民主義思想無異,而這種老帝國主義思想,早在上世紀就被人類歷史和文明抛到羞恥的臭不可聞的歷史垃圾桶了。況且,近代中國曾是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最大受害者,中國的革命就是打倒了萬惡的帝國主義殖民主義才有今天的「民族獨立自主」,劉曉波作為一個「民族獨立自主」國家的國民,竟然主張中國再被殖民三百年,這種說法已突破了作為一個現代中國人尊嚴的最底限,到底還有作為中國人的資格嗎?

這暴露了他多麼希望中國再次被殖民的心態。然而,是被誰再殖民呢?不言而諭,夢想著被美國殖民。

3、一個顛狂的「美國愛國主義者」

下面再看看,他是怎樣一個狂熱的「美國愛國主義者」。

當南海撞機事件、西藏拉薩騷亂事件以及奧運火炬傳遞事件爆發時,中國民眾掀起了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浪潮,劉曉波卻極端仇視這種中國民眾的愛國主義,擺出一幅美國自由派的嘴臉,蔑稱之為「愛國原教旨主義」。

然而,當美國發生911事件時,他卻馬上躍起成為狂熱的「美國愛國主義者」,並誓言:

「今夜,我們是美國人,願上帝保佑美國!」

還自告奮勇說:

「悲憤……我想參加反恐部隊,無論在那裡組建的,只要能消滅恐怖主義,我都參加!」

這時他的中國自由派的嘴臉不見了,一轉身成了狂熱的無知的美國愛國主義者(其實,這才是他的思想本質),甚至還誓言要為美國上戰場,向美國布希政府請纓殺敵,參加美國反恐部隊,去消滅恐怖份子。

劉曉波的這種「美國愛國主義」像一個無知的美國大兵,根本不懂得恐怖主義是什麼,誰才是恐怖份子?

當代美國思想大師喬姆斯基在2001年的911發生後,不過數天的9月19日,接受義大利《宣言報》採訪時就說:

「如果依美國法規或軍方守則,美國正是頭號的恐怖主義國家,而其扈從國家也一樣。」

今年(2010年),他在台灣和大陸的演講也再度批評說:

「美國政府口口聲聲反對恐怖主義,其實全球頭號的恐怖主義國家,就是美國」。

如果以喬姆斯基的觀點來看,劉曉波的表現,像極了美國這個頭號恐怖主義國家的「愛國大兵」。

2003年,當美英發動侵略伊拉克戰爭時,全世界有有良心、良知、良識的人們都紛紛上街頭示威反對美英的侵略戰爭。這時劉曉波卻寫了<美英自由聯盟必勝>,視美英的侵略戰爭為「自由聯盟」的聖戰,用著與布希極為相似的口氣說:

「美英聯軍決不會屈從於流氓的恫嚇和要脅,自由世界也決不會敗於獨裁殘餘及恐怖主義,一個自由、民主、和平的伊拉克必將誕生。」

事實證明,美英絕不是一個為自由而戰的聯盟,而是一個以編織政治謊言(布希和布萊爾編織了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謊言)發動侵略戰爭的聯盟。美英聯軍雖然打倒了薩達姆政權,但「自由民主和平」的伊拉克不但沒有誕生,反而摧毀了古文明和原來安定的伊拉克,製造和釋放了恐怖主義的幽靈,一個動亂、敎派和種族衝突不斷、生靈塗炭的伊拉克,一個符合美國中東利益的伊拉克。

2010年10月23日,「維基解密」網站公布了四十萬份有關美國在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的機密文件,曝露了美英聯軍在侵攻伊拉克的戰爭中所犯下令人髮指的殘暴行為。其中,我們清楚看到了:

  1. 美英聯軍的侵略,至少造成了伊拉克十萬九千人死亡,傷者更數倍於這數字,而且其中的百分之六十三是平民。這個傷亡數字十數倍於911事件的傷亡。這是進入本世紀以來最大規模的殺戮。
  2. 曝光的錄像血淋淋地控訴了許多伊拉克平民遭美軍毫無區別的濫殺。
  3. 殘酷的「虐待俘虜」真相。

這些機密文件鐵證如山,不是美國用強權、用意識型態或用舖天蓋地的輿論宣傳所能掩蓋的。美國政府再也無力辯駁,歐巴馬只得為美軍的「虐俘」事件低頭。然而,當全世界都齊聲讉責美國暴行之時,劉曉波卻為美軍的「虐俘」叫屈,無恥地為美軍的暴行塗粉抹脂,他說:

「任何國家都不會完美無缺」,美國軍人是倒霉的,被曝光了,與其他國家相比,美國「做得足夠好了」,「專制國家無權批評美國」,「美國已經把戰爭的文明水平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劉曉波的美國愛國主義,其狂熱和偏熱,已經失去了是非善惡,失去了一個人應有的常理心。在<美英自由聯盟必勝>中,他甚至表示「從911後美國及盟國的言行中」,看到了「人性的光輝和自由的力量」。他把美國在911後的單極霸權主義,蠻橫的種族屠殺,看成「人性的光輝和自由的力量」。

再讓我們看看劉曉波眼中充滿「人性光輝和自由力量」的美國及其盟國,幹了哪些有「人性光輝」的事:

911以來,美國CIA在世界各地大規模袐密綁架所謂「恐怖份子」嫌疑犯,在東歐如波蘭、羅馬尼亞等國私設「黑牢」酷刑,或用飛機運往阿富汗、埃及等第三世界國家,或者送到古巴關達那摩灣美國海軍基地監獄,進行嚴刑拷打逼供。

據歐洲議會的一個調查委員會報告(2006年),911事件以來,5年間,CIA有一千餘架次的「袐密專機」飛越或停留在歐盟成員國領土,將被袐密綁架的所謂「恐怖份子」嫌疑犯運往世界各地。當然,這個報告僅指歐盟成員國,如果包括世界美國各扈從國家,其行動更為龐大。由此可見,美國以「反恐」之名進行的袐密恐怖行動,在其盟國的配合下,已凌越國家主權不受任何國界的限制,以「全球規模」恣意蹂躪人權。歐盟調查委員會主席指出:

「911恐怖攻擊事件之後,這種違反人權與基本權力的事件,司空見慣,而且大部分歐洲國家都牽涉其中。」

這種連歐盟都斥之為「違反人權與基本權利」的美國布希和歐巴馬的全球恐怖行動,劉曉波卻視之為「人性的光輝和自由的力量」;在這裡,他在中國口口聲聲高喊的「天賦人權」、「人權高於主權」、「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不見了!這使我們明白了,原來他在中國販賣的「自由民主人權」,原來是布希牌的「自由民主人權」,不是什麼「普世價值」而是「美國價值」,「美國右翼侵略主義的價值」,換言之,只不過是一個西方少數統治集團據以擴大世界統治的政治教條。

由此可見,他只不過是一個帶著「中國自由主義者」的假面,而本質上是一個極端信仰美國右翼政治教條信徒,一個顛狂的美國愛國主義者。

因此,諾委會稱譽他「為中國基本人權奮鬥」,這是假話;倒不如說,他是為美國右翼政治教條在中國奮鬥,來得真實。

三、扮演西方意識型態十字軍的「和平獎」

針對挪威諾委會把和平獎授予劉曉波之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批評道:

「諾委會完全違背了該獎的宗旨,是對和平獎的褻瀆。」

其實,根據諾貝爾本人的遺言,和平獎應該是獎勵那些:

「對於促進國與國之間的友誼和睦,推動裁減武力,以及致力於召開和平會議,作出傑出和重大貢獻的人。」

劉曉波的一貫言行,既無促進國與國之間的友誼和睦,更與裁軍和平會議無關,一點也不符合該獎的宗旨;況且,挪威諾委會執意把和平獎給劉曉波,造成國與國之間摩擦對立,激化中國社會不安,結果是破壞了和平,這不是違背該獎宗旨對和平獎的褻瀆是什麼?

對此,挪威科技大學教授科爾斯塔也嚴厲批評把該獎授予劉曉波,他說:

「把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是大錯特錯。人們期望諾貝爾和平獎促進內部和平,特別是減少國與國之間的武裝沖突,劉曉波,就我所知,從來沒有在減少衝突方面做出過什麼貢獻,也沒有參加過與和平有關的活動,我看不出這位和平獎得主符合諾貝爾遺囑中最重要的標準,因此,這是一個錯誤!」

不只今年的和平獎違背該獎宗旨,與和平無關,只要翻開過去的記錄,就可以知道,它一直與和平無關。譬如最近三年的情形:

  1. 先是,美國前總統戈爾的獲獎理由是:「關注全球氣候變化」。誰都知道,這距世界和平太遠了!
  2. 其次是,芬蘭前總統,聯合國副祕書長(曾兼任美國前總統布希國際事務顧問)阿赫蒂薩里的獲獎。其獲獎理由是:「處理科索沃問題有功」。事實上,阿赫蒂薩里曾積極支持轟炸塞爾維亞,並且是一個按照北約、歐盟和美國的意向強硬處理前南斯拉夫問題執行者,製造了在美國和歐盟監控下的科索沃獨立,結果導致了巴爾幹地區緊張局勢的上升。如果是站在美國和歐盟、北約的利益,他的確是有功;如果是站在世界和平和巴爾幹各民族利益的立塲,則完全相反。
  3. 去年剛上任不到三星期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包括美國人在內全世界都還不知道他對世界和平有什麼貢獻,諾委會卻預支了和平獎。拍「馬」屁的和平獎,與和平何干?況且,事實證明奧巴馬並沒有改變美國窮兵黷武的本質,反而最近在東亞部署重兵張牙舞爪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動蘯。

在冷戰時期,美蘇兩陣營嚴重對峙的年代,諾貝爾和平獎就扮演了西方意識型態十字軍。在諾委會的眼中,只要有利於瓦解社會主義陣營的思想,就是普世價值;只要與社會主義作對的人,就是「自由、民主、人權」鬥士。從1970年把文學獎授予「暴露共黨殘暴」的索善尼津開始,1975年把和平獎授予反蘇聯體制的科學家薩哈洛夫,1991年把和平獎送給親手解體蘇聯的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總統戈爾巴契夫。在這之前1983年,和平獎頒給了點燃東歐劇變導火線的波蘭團結工聯華勒沙,最後催化了蘇東波社會主義陣營的瓦解,西方意識型態的勝利。

從這歷史軌跡來看,諾貝爾和平獎不但與和平無關,更扮演了西方意識型態的十字軍。

然而,西方霸權及其意識型態的擴張,就像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一樣,未曾停歇過。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在西方國家對中國採取了一系列的政治孤立和經濟封鎖中,諾貝爾委員會「適時地」授予達賴和平獎。授獎理由是:「達賴在爭取解放西藏的鬥爭中始終反對使用暴力,主張採用和平的解決辦法」。其實諾貝爾委員會和平獎是假借「和平」之名,在中國最困難的時期,支持達賴的分離主義運動。

眾所周知,世界上沒有一個「獨立運動」(譬如美國從英國獨立的歷史),是與暴力無關的,包括從1959年武裝叛變開始由達賴領導的「西藏獨立」運動。

假借「和平」之名的諾貝爾委員會,實際上是為分裂中國的政治勢力煽風點火,積極加入了向中國丟石頭的愚眾行列。

就像當時的諾委會會長坦白宣稱的:

「表彰達賴是對北京政府的一種懲罰。」

由此可知,大多數諾貝爾委員會的「和平獎」,實已淪為一種懲罰「異國」的政治工具,不但與「和平」無關,甚至是一種西方意識型態的「武器」。

這次諾貝爾委員會頒給劉曉波的「和平獎」,只不過是一次最新的西方意識型態的「武器」。

 

廣告